今日心情.全糖 / 阿栽生日賀(邪教)

2021-12-16

祝福

可愛又美麗動人聰慧無人能敵的大樹盆栽生日快樂!



  搭趴──趴搭──敲打鍵盤的聲音此起彼落的迴盪在不算太大的臥房內,像是在腦中想起了什麼,手指在按鍵上移動的速度也快了起來,隨著螢幕上的注音符號逐一彈跳,空白頁面出現的文字不斷增加,你臉上原本嚴肅的表情,突然變得柔和,嘴角更是不自覺上揚。


  「呼......休息一下吧!」在語句的最後敲打出刪節號,長吁一口氣後的你靠在椅背上伸了個懶腰,隨後暫停正在播放中的爵士樂,點開猴狸尬宅的Podcast節目,主持人美妙的嗓音馬上傳了出來。


  聽主持人聊起重新開幕的那間IKEA,你突然忍不住情緒輕笑出聲,同時端起自己放在桌邊的馬克杯起身,踩著室內拖鞋往廚房的方向走去。


  為自己倒杯溫水的空白時間,隱約能聽見飼養的小鼠努力跑滾輪的喀啦──聲響,慵懶賴在地板上的虎斑貓有一下沒一下的晃動長尾巴,總會似有若無的喵幾聲,讓你知道牠們的存在。


  「乖乖的,現在正是非常時期。」


  「喵嗚──」仰躺著的虎斑將爪子舉得高高的,朝你露出肚皮,舒服的瞇起眼睛任你撫摸。


  將近深夜十二點,窗外的街道幾乎空無一人,也十分寂靜,這個時間內,僅能聽見小鼠仍舊努力跑滾輪的喀拉聲、貓咪們對你似有若無的呼喚,以及Podcast節目主持人搞笑無俚頭的對談......


  但你的放鬆時光,卻被臥室內傳出的一陣吵雜給打斷,提起腳步趕忙回房的你頓時被眼前景象給震懾住,應該要說些什麼,卻是也什麼都說不出口,只是愣在了原地好幾秒。


  「──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
  三步併作兩步上前的你顧不得現已是深夜,托起桌面上的電腦便放聲悲慘的大叫,只見剛才努力的成果全數消失無蹤,空白頁面上僅留下了一串『ㄚㄚㄚㄚㄜㄜㄟㄟㄚㄚㄟㄟㄜㄜㄒㄒㄟㄛ』的注音符號。


  「嗚......我的文檔!兇手是不是你!」目光犀利的將眼神掃向跳往桌緣愉快搖擺尾巴的橘貓,你是想氣又不知道該拿這隻小貓怎麼辦才好,只是伸手小小拍了兩下橘貓的屁股,因為沒事先存檔的人也有錯。


  歡快的Podcast節目還在持續播放著,你的心情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,剛才打了什麼大多不太記得,認真回憶也只想起零碎的片段,幾個小時的心血就這樣猶如流水一去不復返。


  「算了!今天不想再努力了,我要罷工。」擱置了理應繼續的文字創作,你將自己摔進柔軟的床鋪中,手機傳來的通知讓你不得不點開來看, 螢幕上顯示著11點58分,小三傳來了一則訊息。


  小三:『那個、我在盆栽家樓下,有些事情想和你說,可以下來一下嗎?』


  盆栽:『咦!!!我馬上就下去!等我!我馬上!』


  迅速回了訊息,急忙撈了條圍巾掛在脖頸後火速衝出家門,下樓梯的時候因為著急還差點滑倒,你一面想著,這種深夜時分小三還特地到家樓下找人,想必是絕壁重要的事情吧?


  焦急又緊張的情緒瞬間堆積滿心裡,朝小三走近的你一邊大口喘氣,一面調整呼吸。出了大門後冷風迎面而來,但剛才的奔走行動讓你全身熱了起來,並不覺得太冷,被圍巾溫暖的脖頸甚至冒了汗。


  「啊!盆栽你來了。」小三爽朗地喊了平常對你的稱呼,朝著你揮揮手。


  「小三怎麼這麼晚了還......」


  沒等你開口將話說完,小三拎起用提袋裝好的手搖杯,逕自遞送到你面前,附帶一如往常的美少女笑容對你說:「剛好十二點了!生日快樂,盆栽。」


  「......啊?」


  「和你說生日快樂的時間,剛好是12月16日,清晨12點00秒,我超棒!不愧是我!」


  「謝、謝謝。」突如其來的道賀讓你有些錯愕,吸收內化了剛才發生的一切,這時也才從震驚中稍微緩和過來。


  「最近比較冷不要太常喝冰的,所以珍奶買的是微糖溫的,我們的編劇小可愛栽可不能感冒了。」比你高了一些的小三伸出手臂,在你頭頂上輕拍幾下,觀察著小三臉上,隱約發覺有哪裡不一樣,泛紅的鼻頭與臉頰並不像是『剛剛』才抵達,且剛才接過手搖杯時碰到了對方的手掌,很冰。


  拉住小三垂下的手握在掌心,你仰起頭詢問:「三該不會更早之前,就在樓下等了......吧?」


  「啊......那個、因為、我......就是......」


  「就是?」配合著小三逐漸低俯的臉,你也歪起頭,更進一步向前。


  「就是想第一個和你說生日快樂。」深吸一口氣的小三抬起臉,大聲回應,隨之迎來的是你飛撲的擁抱。


  頃刻間,某種無法言喻的溫暖佔據心裡。即使知道天冷,也特地在生日前夕提前等待,算準時間只為了第一個道賀,雖然從頭至尾小三都沒有表明這麼做的意義,但大致上與你所想的是同樣意思吧?


  將臉靠在小三肩膀上輕蹭的你低聲說:「謝謝三,我還要預約明年的生日祝福。」


  「好。」能感受到小三似乎用力的點了幾下頭,這機器人般的舉動讓你沒忍住笑,鬆開擁抱之際順手將自己的圍巾給摘下來,圍在了小三露出來的脖子上,織物中散發出的清香隨著冷風吹拂飄散在鼻息之間,屬於你的味道中,混和著淡淡的香甜,意外的無違和。


  「其實小三買的珍奶是正常甜吧?我現在的心情就像全糖一樣甜蜜又愉快,又讓我有重新開始的動力了!現在三也是葛來分多的一員囉,小可愛栽派出使者小圍巾護送你回家,我們的後製大大也不要感冒了。」


  「那......不管現在正努力什麼都要加油,我回去囉。」


  在對方轉身離開視線之前,你扯住在風中垂墜搖擺的圍巾一角,微側過臉在小三臉頰邊『啾』的落下一吻。低頭拉拉繫在身上的葛來分多圍巾,小三簡單與你道別,揮手示意遠處的Vber正在等待自己。


  目送小三搭乘的Vber行駛離去,你高舉雙手仰望著星空大喊:「Yes!我來了!重寫有什麼難的!」


  『靠南!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!不用睡喔!』那是來自附近街訪鄰居的抗議。




 阿栽生日快樂。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