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居要在萬聖節後 shugur

2022-10-29


綿羊班老師與班上孩子他爸的溫(開)暖(車)小短篇,沒道理沒頭緒只有超標的糖分與OOC,請斟酌觀看喔!


  Knock Knock trick or treat──


  萬聖節前夕,彩虹幼兒園,綿羊班。


  「Fu Fu,我可以扮成頭上貼著形代的紫色綿羊嗎?因為我跟把拔都是紫色的。」乖巧坐在鞋櫃上等待的小男孩扯扯身旁大人的衣角,仰頭禮貌詢問。


  赤色的機械手臂伸來,輕拍了拍男孩頭頂,隨後低沉卻溫柔的嗓音傳出:「當然可以。」


  「但是把拔說他一個人沒辦法完成綿羊裝,需要Fu Fu的幫忙。」


  男人才剛想詢問孩子『這是不是爸爸要你說的?』


  下秒便聽見外頭的老師喊:「Yamini,把拔來接你囉!」


  嘆了口氣搖搖頭,一面牽起男孩小手往外走;每當看見那個人(男孩父親)一臉正經的表情,就會不自主想起某些羞於見人的過往事蹟,簡直判若兩人。


  判若兩人這句話,說的是自己也在說對方。


  「今晚有空嗎?」 


  本想將孩子交給對方,道完再見轉身就走,但意料之中的疑問句果然還是朝他拋了過來,讓Fulgur沒辦法無視,假裝沒這回事。


  「沒空,老師們還要準備萬聖節裝扮。」


  「Yamini的綿羊裝,我實在沒輒。」對方握上的那隻手緊緊圈住Fulgur臂膀,雖然語氣並不堅決,但行動上倒是很堅定,用肢體語言在和他說這件事不容拒絕。


  「Yamino家裡有很多人可以幫忙的......吧 ?」Fulgur低垂著臉,意外撇見對方指頭上的那些小傷痕,看來在求他幫助之前,並不是沒努力過。


  「Fu Fu......」


  「嗯?怎麼了?」


  看見男孩在對自己招手,Fulgur便彎身蹲了下來靠近,靠在身側的男孩用爸爸聽得見的聲量『小聲』說:「把拔在縫綿羊的頭一直刺到手,但是把拔沒有生氣也沒有難過哭哭,只是......綿羊的身上好像有把拔的血。」


  聽見孩子童趣的話後Fulgur忍不住破功笑出聲,雖然心裡清楚這肯定是大人的釣人伎倆,仍不捨這一大一小失望。


  「待會我和同事交代一下,五點半就下班,你......」


  「我等你,啊、不是⋯⋯我是說、我......先帶Yamini 到附近的公園玩,待會一起回家吧!」脫口而出的話招來旁邊人群的注目,讓男子頓時緊張到語無倫次,急忙想解釋什麼卻突然詞窮,Fulgur又覺得更好笑了。


  「嗯!待會見。」


──


  縫得漂亮完整的紫色綿羊頭套看上去十分可愛,上頭還貼著一張代表Yamino家族的形代;貼得牢固的形代與縫得牢固的羊角因身體晃動而跟著搖擺,就像綿羊在草原奔跑似的──


  「喂、Shu你這是公器私用。」面對在沙發上撲倒自己的男人,Fulgur還是不免抱怨,一面用手臂抵著他胸膛不讓他再靠近。


  「明晚萬聖節活動Fulgur要扮成什麼?」Shu撫摸著戴在情人頭上的綿羊頭套,玩味的將綁帶拉好,在Fulgur下顎處打了個蝴蝶結。


  「那是秘密。」


  「偷偷告訴我也不為過吧?」低俯著臉的Shu輕啄了Fulgur臉頰,連帶幾個細碎的吻蜻蜓點水般覆在唇上,完全打斷了Fulgur的話。


  「唔......Shu......我明天一早還要去學校佈置場地。」


  「我會好好克制的,不讓我們羊媽媽太累。」


  「我信你個鬼──」覆上來的身體幾乎將全身重量放在Fulgur身上,壓得讓人動彈不得,那雙撫摸著Fulgur的手雖然對於製作手工並不靈巧,但用在別的事情上倒是意外得心應手,例如正悄悄解鈕扣與拉鍊褪去長褲,滑入推雙腿間的指尖。


  印著香蕉圖案的平口四角內褲映入眼簾時,Shu先是深吸了一口氣,爾後忍不住笑出聲來:「噗哈哈──Fulgur......你還真的穿了?」


  「別笑!會穿這件只是因為替換的內褲沒有了,是不得已的。」而且也沒打算今天做這種事。


  別開臉的Fulgur伸手遮掩住自己逐漸發紅的臉蛋,說到香蕉內褲......那也是某天跟這對父子一起逛賣場時被Yamini看到,突然對他們說想穿一樣的;本想巧妙拒絕,但好死不死人家就剛好就有賣大人小孩款,就只有買來的第二天應Yamini要求穿過一次,自此香蕉沒再從封印中被召喚,那天他們兩人可是看著彼此笑到差點要斷氣。


  「所以說,為什麼替換的內褲沒有了?」


  「別明知故問。」


  「就是不知才問,萬聖節裝扮如果是秘密驚喜就算了,沒內褲穿的理由應該可以說吧?」Shu將指尖探進褲頭,勾著布料緩慢往下拉;原本被上衣稍微遮掩而若隱若顯的下腹部線條,在此刻變得清楚可見,人魚線也隨著身體扭動變得更加鮮明。


  「唔!還不是因為......嗯啊......都放你家了......」


  包覆住高漲情慾的香蕉內褲被扯動時帶來的摩擦,連帶刺激著Fulgur下半身的感官,頓時難耐的縮起腰試圖蹭掉掛在恥骨處的鬆緊帶,讓下著能順利被脫去,但試了幾次都是徒勞。


  「那麼你什麼時候才決定搬過來?」


  「......還、還不行啦!唔啊......」因為剛才的玩味性的撩撥早已被勾起性慾,但Fulgur現在的感受就像是被困在了什麼束縛裡難以掙脫、也無法獲得解放。


  搭配著正好的氣氛,兩個理智已經飛到天邊去的情侶,以及已經熟睡的五歲小孩,天時地利人和;終於脫去那件該死香蕉內褲的Shu輕笑了聲,認為自己只是隨著彼此心意順水推舟。


  Shu伸出手臂還抱起仰躺的人,讓Fulgur以背對的姿勢伏趴在沙發上,這才湊過去在耳邊低語:「Fu Fu,把屁股夾緊。」


  「啊?什麼......?」那句呢喃ㄧ般的要求附帶著來自他的溫熱氣息,讓耳根敏感的Fulgur瞬時顫抖著縮起脖子,身體也跟著緊繃了起來;而自己勃起的性器脹得發疼,因為跪趴的姿勢過低,性器前端還總是摩擦到沙發布面,Fulgur已經有些分不清那該算是疼痛或是舒服。


  因為陣陣的快感已經淹沒其他感官。


  「這是為了減輕負擔。」


  「嗯......不進來......嗎?」


  「這時候就要讀懂男友的體貼才對,要是明天在活動上直不起腰帶孩子該怎麼辦?」Shu掌握著Fulgur不算太有肉的臀部,將自己肉根插入臀肉間的縫隙中來回擼動,前端溢出的體液沾濕了肌膚,也讓抽插摩擦的動作變得順暢;雖然沒有插入,但屁股依然是被使用中的狀態,咕啾咕啾的水聲是玩得開心地證明。


  「哈啊......但是......唔......」回過頭審視了一眼Shu現在的狀態,少了些游刃有餘,多的是要滿溢出來的慾望,Fulgur看得出來Shu正在努力忍耐,以達成剛才所說的『男友的體貼』。


  「或許明天來吃晚餐?嗯?」提出邀請後的Shu俯身銜住了他微張的雙唇,唇齒間交纏的深吻中夾帶著的越發粗重的喘息;就是因為極度渴求,所以Fulgur總會忍不住用力吸吮Shu探進口中的舌頭,主動加深每一次的吻而不放他走。


  「唔哈......好、啊......」


  「乾脆搬過來一起住吧?」股間抽插的動作加快的同時,Shu的手也更用力緊捏著臀肉夾緊些,身體敏感的Fulgur也忍受不住連續刺激而不斷輕顫,甚至戰慄的蜷起指尖抓撓著沙發。


  「Shu、Shu啊......我快......」好想快點解放的情緒堆積在心裡,促使Fulgur自主擺盪腰肢,一面將脹痛的性器抵在沙發上來回摩擦,輕微的痛楚刺激著,昇華成了另一種絕妙快感。


  「Fu Fu......哈啊......唔──」傾瀉而出的體液沾染上Fulgur背部,與此同時沙發也被Fulgur射出的濁白完美弄髒,啊......清潔很麻煩呢!


  Shu不嫌擠也不嫌身體黏膩燥熱,從後方穿過手臂環抱住已陷入半睡眠的情人,模仿Yamini 叫喚著平時對Fulgur的稱呼;挺翹的鼻尖循著赤紅色的機械尾椎骨滑過,嗅聞著那股混著Fulgur身上奶香味與自己沉香味道的氣息。


  親吻、舔舐、描繪著Fulgur背上那對好看的蝴蝶骨,美得像翩翩飛舞的無尾鳳蝶;即使不如其他夥伴有著尾翼,但失了尾巴也不失他原有的魅力,依然光彩奪目。


  「怎麼今天一直學Yamini 喊我Fu Fu?吃醋還是撒嬌?」


  這就是所謂成熟大人的餘韻吧?很多時候Shu表現出什麼舉動,Fulgur根本無須多想就能從行為裡琢磨出一二。


  「都有。」


  「萬聖節之後......再搬家。」被那樣親暱摟著住的Fulgur微微曲腿,又往Shu懷裡縮了縮身體,在內心掙扎後無奈妥協,勾唇淺笑應答稍早的邀請。


  「婚戒要選哪一款好?」


  面對Shu跳痛的話題Fulgur並不意外,只是勾起搭在胸前的修長手指緊緊糾纏,悻悻然回應:「還是先想想怎麼把Yamini 的小羊頭套清洗乾淨再說,都、弄、髒、了。」



  粉色護士短裙、白色大腿襪、小巧可愛的護士帽,在幼兒園的萬聖節活動會場上唯一的亮點──


  至少對Shu來說是亮點。


  雖然陪伴孩子一起參與活動才是重點,但是老師穿著性感可愛的裝扮在眼前晃來晃去,讓身兼家長與伴侶身分的Shu難以專心;Fulgur就在眼前與班上一群羊孩子互動,偶爾會與家長談話,過程中Shu的眼神始終沒移開。


  「Shu──先讓我換個衣服。」


  「原來這就是萬聖節服裝的秘密,還真是大驚喜。」活動一結束就把人擄走的Shu看似是理智尚存,但內心......?


  在Shu的注視下Fulgur顯得有些難為情,不斷拉著裙襬試圖遮掩露出來的腿,儘管是機械腿腳被看了也無所謂,但穿成這樣還被情人死亡凝視,不管是誰都會感到害羞吧?


  「就是籤運不好抽到了,你以為身為大叔的我願意?體諒一下難為情的三十歲大叔啊。」


  「我倒是樂意看。」一把摟抱住Fulgur的Shu笑說,從語氣中嗅得出濃厚醋意,這大概就是年下男友所謂的『毫無餘裕』。


  「你別想,這衣服不能弄髒弄壞,要歸還學校的。」


  「那我買一件,之後穿給我看。」


  Fulgur伸手拍拍靠在自己肩上的Shu的腦袋瓜,哄著這個因為沒能第一時間看見護士裝而失落的年下男友:「這個嘛......等搬家完成,真正同居之後再考慮。」


  「那好!明天就搬家,護士服要白色的。」


  「Shu......」看Shu那勢在必得的模樣Fulgur實在不知該從何開始吐槽,怎麼會有人為了看一位三十歲大叔穿護士服,做到這種地步啊?


  啊!忘了,這位最近愛撒嬌的家長兼情人可是Shu Yamino呢。

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