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字/箱燒

2021-02-15


  祥和溫暖的午後,偌大敞開的落地窗外隱約傳來清新悅耳的吉他聲響,輕輕附和著低沉嗓音,隨著震動的琴弦,撩撥著你的心,撲通──撲通──


  平穩跳動著的心跳,貌似也跟著歌曲打節拍。


  『刻在我心底的名字,忘記了時間這回事,於是謊言說了一次就一輩子,曾頑固跟世界對峙,覺得連呼吸都是奢侈,如果有下次 我會再愛一次......』


  「......」望著某人倚坐在緣廊邊的認真背影,你微微歪著頭仔細欣賞,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,那不自主揚起的嘴角,明白顯露了此刻的心情,是自在、是習慣,也像日常那樣的平凡。


  放慢腳步向前走去,雖不忍打擾卻還是起了頑皮的心,自男人背後將雙臂擁了上去,將頭靠在他肩頸邊輕蹭,你淺淺的說:「時代真的進步了。」


  因你的打擾而停頓的弦聲,落在了最後一個音符上,男人伸手撫上你靠在肩上臉,長期按壓琴弦的指尖覆著厚繭,接觸肌膚時難免感到粗糙不適,但你卻喜歡這種感覺,只因無比真實。


  「但是有件事我必須要說。」


  「什麼事?你說。」


  「箱、你說,Cindy是誰?」突然沒頭沒腦質問起男人的你,豎起食指戳了戳對方的臉頰,雖是似笑非笑,卻還是假正經的板起了臉。


  「Cindy?」


  「別裝傻!最好給本宮從實招來,唱歌就唱歌,為什麼一直唸著Cindy,剛才都唸了幾次Cindy,不要以為我不知道。」


  「呃、燒吉......」或許是被你的情緒轉折給嚇傻了,男人神情慌張,不知所措的將吉他擱置在一旁,拉著讓你坐到的身旁,一會是推眼鏡、一會是握住你的手,一面支支吾吾的想解釋些什麼。


  「難道Cindy是......」


  「不是!」握得死緊的手掌沒有一刻鬆開,男人緊張的先發制人,率先大聲喊出口,同時內心交戰著該先解釋Cindy,還是先數自己唸了幾次。


  「就是,你是不是唸到都數不出來了!」裝得煞有其事的你,鼓著臉頰扁了扁嘴,還刻意將臉轉到一邊。


  「那個,可以讓我數一下嗎?也不確定剛才唸了幾次。」看看那個遲鈍的男人,還真的伸出了他的手掌,一面在口中唸著歌詞,一面折起手指細數著Cindy出現了幾次。「數好了,大概五次。」


  「齁──臭音箱!你還敢數,我真的要燒起來了!」其實早知到的,某些有趣的玩笑遇到這根木頭就是......


  全天下除了你能包容這個線條一直線的,到底還有誰能!


  「氣急攻心,燒吉不氣不氣。」伸手捧起了你低垂著的臉,男人瞇起眼朝你笑了笑,明知道你對那樣寵溺的表情沒什麼抵抗力,只是看一眼就全消氣了。


  「認真回答,刻在你心底的名字......」


  在你把話說完之前,男人執起了你的手掌,貼在了他的左胸膛,輕啟雙唇道:「刻在我心底的名字,一直都是你,未來也只有你。」


  西下的落日陽光灑進緣廊,溫暖而不炙熱,眼神閃爍的你滿意地笑出聲,從男人左胸膛傳來的陣陣心跳,撲通──撲通──


  那是平淡、樸實、真切的愛戀。


  『刻在我心底的名字,忘記了時間這回事,既然決定愛上一次就一輩子,希望讓這世界靜止,想念才不會變得奢侈,如果有下次 我會再愛一次......』




End.

2021.2.15 千藍

感謝時銀的腦洞。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閱讀本週新聞
 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