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羨.至死不渝

2021-08-26

#孕靈丹 #生子 

#忘羨 #至死不渝



  「啊--」


  本該在夜深時靜謐的雲深不知處,卻在這午夜時分燈火通明,不少子弟端著熱水盆提腿奔跑,魚貫進入靜室。


  無暇顧及雲深不知處的四千條家規,甚至連當家主藍曦臣都耐不住,對遲來的大夫說話大聲了些,還是一旁的藍啓仁提醒才發現自己有些唐突。


  「呼-- 藍二哥哥,我下次、絕對不要亂吃東西了⋯⋯」仰躺在床鋪上的魏無羨緊皺眉頭,不但面色蒼白還不斷冒著冷汗,岑岑汗水完全浸濕了純白的裡衣,隨著隆起腹部的緊縮,又讓他吃痛的咬住下唇,努力忍住那要衝出喉嚨的尖叫。


  「別說了。」


  握住魏無羨的手掌用力得很,即使眼神中透著滿滿的心疼與不捨,藍忘機卻故作堅定說了這麼一句。


  已經折騰了好一陣子了,魏無羨的雙眼逐漸失焦渙散,也有些意識模糊,下腹部的極致疼痛感卻是一點也沒有減少,刺激著他身體的每一處敏感神經。


  「唔⋯⋯啊-- 」


  再一次的驚叫後,藍忘機明顯感受到握著自己手的力道突然減弱不少,急忙出聲叫喊著名字:「魏嬰!別睡!」


  「沒有⋯⋯我沒睡,可是藍湛,真的好疼啊,我會不會⋯⋯」


  「不會!」幾乎是在魏無羨說完話的同時,將這兩個字脫口而出,既清楚又明亮。


  「哈哈哈--也是,禍害遺千年嘛,老天爺才不想收我這個壞蛋⋯⋯啊⋯⋯」


  「魏嬰,求你⋯⋯別說了。」


  趕來的大夫查看著魏無羨的身體狀況,一掀開覆蓋著下身的布料,便急忙的要弟子們趕緊再多打些熱水來,床榻上濕漉漉的一片不只有汗水,還有不斷從魏無羨身體裡流失的血液。


  「吶、藍二哥哥還能不能再唱首曲子給我聽?」感覺已經用盡了力氣在抓住藍忘機的手臂,魏無羨卻覺得自己越來越虛弱,眼皮也沈重的快要闔上,這般要求不過是想滿足下自己的私心。


  「這種時候⋯⋯」


  「藍湛、你就滿足滿足我嘛!」


  靜室內除了大夫,就只剩下藍忘機與幫忙從外頭接水盆入內的藍思追、藍景儀,其他人都被當成了閒雜人等驅逐在外。


  「魏公子,待我喊聲,您便使勁用力。」聽見大夫的話,魏無羨點了點頭表示同意,同時被藍忘機緊握住手掌。


  耳熟的忘羨一曲悠悠的從藍忘機口中哼出,聽起來有些酸澀,音調也有些顫抖,不斷與疼痛拉扯奮戰的魏無羨,不在意的笑說:「這是聽過唱得最好的一次⋯⋯」



  當魏無羨再一次醒過來,已經是三日後的破曉--


  弄得一片狼藉的靜室已經被收拾乾淨,睡著的床榻變得乾爽整潔,魏無羨伸出依然使不上力的手輕撫變得平坦的肚皮,仍然能感受到下腹部帶來的刺痛。


  「魏嬰⋯⋯?」推門而入的藍忘機三步併作兩步的向前,管不得雅正不雅正,便將人攬進懷中。


  「含光君,雲深不知處禁止疾行。」


  身子依然有些軟弱無力,魏無羨勉強擠出笑容,輕拍藍忘機的背安撫,口中唸叨著四千條家規中的其中之一。


  「魏嬰,僅此一次。」捨不得鬆手,也不想懷中之人再體驗一次那撕心裂肺的痛苦折磨,總是強忍情緒的藍忘機,卻也在此刻默默垂淚。


  「別哭嘛!我不是還在嗎?而且這是我心甘情願的 ⋯⋯能為你留下可愛的孩子,犧牲什麼都可以。」


  其實不是沒想過,畢竟藍忘機身為藍氏家族成員,地位與聲望可比一般,魏無羨自知自己始終差人一截,即使被獻舍重生,也並非眾人都接納。


  是男兒身、是修鬼道、是放浪不羈,怎麼都與雅正清廉談不上關係、沾不上邊。


  但眼前的人卻無所畏懼的溫柔擁抱與接納,能義正嚴辭的對他說:「我不能再一次失去你。」


  那日帶著小朋友們夜獵返回的路上,遇見了一位在雲深不知處山腳下販售靈丹藥的婆婆,老人家很誠懇的向魏無羨說:『這神奇的丹藥來自那座無人知曉的山上,由抱山散人所煉製,堪稱世上最靈孕靈丹,公子要不試試?』


  而明知此話不可信,魏無羨仍掏出銀子,買了下來,晚間茶餘飯後時,也僅是抱持著玩笑的心態吞了一顆,怎知過些時日肚皮竟然一天天隆起。


  「對了!肉團子在哪?長得怎麼樣?」魏無羨急著下床,卻硬是被人給挪回床上揶好被子。


  藍忘機起身前不忘提醒:「身子還虛弱別下床,我去抱來。」


  從奶媽那裡吃飽喝足的小肉團子笑得開懷,窩在魏無羨懷裡揮舞短短的小手臂,眉眼間與其相像,唯獨眼眸深邃的隨了藍忘機,那眼神、看來也是個癡情種。


  「像你。」側坐在床緣,藍忘機伸手向前輕碰小孩圓鼓鼓的臉頰,像是知道這是親爹一樣,那孩子一把就握住了他的食指,還塞入口中吸吮。


  「像我多吃虧,該像藍二哥哥才討女孩子喜歡。」


  「像你也⋯⋯」藍忘機的話說了一半便停住,望向魏無羨的眼神突然飄忽了起來,還不由自主的漲紅了臉。


  「像我也怎麼啦?討藍家人的喜歡?」


  「別胡說,大夫說你該多休息。」


  「再讓我抱一會,這傢伙可是讓親爹我疼了兩天,再讓我看看,我想用力記住他現在的樣子。」懷裡的小肉團子喝飽奶水也該是睏了,靠在魏無羨胸前打了個大哈欠,口中依然吸吮著另一位親爹的手指,千斤重的眼皮眨著眨著也就閉上了。


  「謝謝⋯⋯」


  這兩個字藍忘機說得很輕,但他聽見了,扯著眼前之人的衣襟,將彼此之間的距離拉近,魏無羨小心翼翼的儘量不擠壓到中間已陷入熟睡了嬰孩,抵著藍忘機的額頭,獻上自己的親吻。


  「我想好肉團子的名字了。」


  「嗯,你說。」


  「藍渝,字忘羨⋯⋯」


  魏無羨的話讓藍忘機頓時愣了好些時間-- 


  「忘羨⋯⋯」


  相識以來,始終追隨著的那個身影,歷經了那麼多波折,藍忘機終於是追到了,且要緊緊攥在手心。


  「對、因為忘羨至死不渝。」


  靜室內十分清淨,宜人舒適的涼風吹拂進窗台,也捲起了吊掛在床邊的清心鈴,帶出清脆的響聲,悄悄搖進心裡。



忘羨.至死不渝-- 完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閱讀本週新聞
 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