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,徹底佔有你嗎? Hikarino w Luca

2022-08-20


閃亮重出江湖--
是Hikarino的主場,若有雷誤入!
是Hikarino的主場,若有雷誤入!
是Hikarino的主場,若有雷誤入!
很重要所以說三次!
 
原本寫的是Shuca(先預備逃跑)
寫了三分之一後決定讓Hikarino出場,
於是就變成這樣wwww


  你信一眼萬年嗎?在街口停留的轉瞬間,我彷彿找到自己內心缺失的一部分,閃閃發亮的身影映入眼底,就那樣深刻烙在腦海裡,想要他、想要擁有他,迫切的想得到他──


  「唔......Shu......你快住手,啊、啊!別一直碰那裡,不行──啊......」在床上伏趴著身體,被奪去視覺的Luca眼前一片黑暗,也因此對於Shu的觸碰格外敏感,後方那人像是刻意為之,戴在手上的手套未脫去便直接深入Luca體內翻攪,除了大口喘氣,Luca的腦袋基本已經開始放空。


  「前戲要做足才行,我不想你受傷。」那靠在耳畔的低語讓Luca忍不住瑟縮脖子,鼻尖嗅到的明明是Shu的氣息,但那勾引人的說話語氣,卻彷彿是另外一人;努力保持殘存理智的Luca掙扎著,想伸手去扯蒙在眼上的布料。


  卻硬是被人狠狠地扣住後頸往下壓,簡單粗暴且過於直接的侵略,更讓Luca確信一件事──


  「Hikarino......」


  身後的人突然發出嘲諷般的輕笑答道:「真難得,第一次察覺得這麼快呢!My mafia boss.」


  「唔!你想做什麼?快鬆手......」


  「我能做什麼?你最清楚了不是嗎?」Hikarino俯身親吻著Luca光裸的背部,同時抽回還在Luca股間擴張的指頭,抵上自己發脹的性器,一點一點慢緩慢進入,享受傾聽這過程中Luca發出的壓抑呻吟。


  「啊......Shu......」


  「你是存心氣我吧?Shu那傢伙不在喔。」


  耳邊聽到Luca喊的名字後,Hikarino 難掩不悅的隨即翻了個白眼,原本擺在Luca腰上還控制著力道的手掌頓時收緊,銳利的指尖甚至掐進肉裡,劃出幾道滲血的抓痕,一股勁的挺腰將性器擠入根本擴張不完全的後穴。


  「唔!啊啊──住手,停、停下來⋯⋯」壓抑在胸腔內的失聲尖叫衝出喉嚨,撕裂般的疼痛讓Luca難耐的拱起背部,蜷起的指尖泛起白色,死命抓撓著紫羅蘭色的被單。


  好熱、好燙,伴隨著肉根摩擦腸壁時襲來的陣陣刺痛,失了神的Luca無法辨別自己是否還能承受,幾近缺氧的感受,讓他只能張大嘴巴用力汲取氧氣。


  Hikarino扯住Luca手臂把人帶起,持續用後入的姿勢粗魯抽插,貼在Luca側耳親吻、舔舐,加上偶爾惡趣味的狠咬,耳根上明顯增加了Hikarino的犬齒留下的傷痕。


  「嗯、啊!哈啊......Shu、痛......啊啊啊!Shu......不行......」被遮蔽的眼前看不見更讓Luca顯得十分不安,下意識還是喊了Shu的名字,得到的只是男人更變本加厲的深入。


  「Dear Kaneshiro, 我可是很清楚你的能耐喔,這點程度算不上什麼的,我還可以再過分一點,對吧?」


  雙腿大開的Luca被強迫適應侵入體內的性器,經過一番交纏入口與腸壁內部也逐漸變得鬆軟;變得更能接納Hikarino給予的、快滿溢出的愛意。


  Luca緊繃的身體仍舊顫抖著,感覺到爬摸至胸前的手掌之際,立刻急忙大喊:「不、啊⋯⋯嗯啊⋯⋯不要碰!Hikarino、呃啊──」


  還以一抹率性的勾唇淺笑,Hikarino壓根沒打算理會那句算不上恐嚇的警告,依然自我的撫過Luca起伏的胸膛,揉捏胸前因敏感挺立的乳首,刺激著凹陷處。


  「隨心所欲才是我的風格啊,Shu那套溫柔體貼太無趣了,偶爾來一點新鮮刺激的玩法也不差......」


  「啊、哈啊......住手......Shu、Shu......啊......」隨著每次被撞擊進體內深處,某個難以言喻的位置就會傳來隱隱的痠麻感,Luca喊著住手,並非全是抗拒,而是那股怪異的感覺總伴隨一波波的快感,簡直快要失去理智──


  每次聽見那個名字就讓Hikarino發自內心厭惡,共用同一個身體的厭惡;總是只能透過Shu的靈魂之窗看見的厭惡;不能時常展現自己人格的厭惡,那些難以言表的情緒全都一湧而出。


  Hikarino輕聲說著,俯身親吻了Luca後頸,隨後張口狠狠咬下:「吶、成為專屬於我的Mafia boss吧。」


  「唔⋯⋯啊啊──等、等一下......進太深了......那裡、好奇怪......哈啊......」腹部深處傳來的脹痛實在太難受,但Hikarino仍不肯罷休,緊扣Luca腰際毫無保留的快速抽送,裡面完全被填得滿滿的,因這場性愛帶來的刺激,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戰慄。


  「我可以,徹底佔有你嗎?」


  摘下了綁在Luca眼前的布條,Hikarino緊擁著他把臉深埋在頸窩處低聲提問,那語氣聽起來很輕很柔,有別於之前每一次見面時的尖銳與距離感,這一刻的Hikarino好像多了點脆弱與委屈。


  「什麼意思?」


  Hikarino扣著Luca下顎迫使他轉頭接受自己深長的親吻,緊接著又重複一遍稍早的話:「我說、奪走Shu身為主人格的意識,然後徹底佔有你。」


  再度覆上來的Hikarino沒給Luca半點時間反應,又一次推倒了他──



  累積在腦海裡、內心中的那些瘋狂佔有慾,都在透過Shu的眼裡看見Luca的那一刻開始萌生;意氣風發的黑手黨老大,讓Hikarino莫名想征服、想佔有,想看他卸下一身武裝委於自己身下時的誘人模樣,偶爾觸碰不夠,想要全天候擁有。



  被歸還主意識的Shu看著Luca簡直是體無完膚的狀態,忍不住嘆口氣,在他身上裸露在外的部分佈滿牙印與大小不一的紅痕,整個人累得陷入很深沈的睡眠。


  『雖然答應週末兩天都是你的時間,但你也太超過了。』Shu一面替Luca拉上棉被,一面對裡人格Hikarino碎念了一番。


  Hikarino顯然對Shu的抱怨不屑一顧,無所謂的回應:『我提議過你1、3、5,我2、4、6,週日一人半天,是你不肯,所以別怪我將一週累積的想念全用在這種事情上。』


  但、完全沒人考慮過Luca心情呢!
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