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畫中仙 / 陸溫

2022-01-30



BL有、OOC可能......有一點吧(?)

古裝溫辰的真的太可愛了(揪心)

會讓人忍不住想要欺負他把他推倒把他親暈把他扒光把他弄哭(危險發言)

這個工作就交給陸景和完全沒問題!


*兩人皆是對彼此一見鍾情的設定,在皎潔的月光下!


*華服的部分有稍微查一下資料,但我沒有寫得很詳細,只有大概描寫,腰上會有腰帶(立繪上溫辰的腰帶上掛有一枚玉珮),外衣解開扣子之後,裡面會穿著一件中衣是綁帶的,綁帶位置在左肩及右腰,至於裡面的襯衣什麼的好像就沒什麼差別,大概有點像男生穿襯衫裡面要在穿一件背心是一樣道理,在這裡也就不多寫了!


*丹青齋是架空的畫室名,古時家中有畫室、書房的人家通常會幫小房間取名字,蒲松齡的『聊齋』便是其一,另外、像姑蘇藍氏裡存放典籍的屋子叫『藏書閣』亦同。

在我的設定裡,陸景和是有畫室的,在要符合人設的情況下,選擇了與紫色相近的丹青色,為此取名為丹青齋。




  眾所皆知,陸府小王爺曾是未名山上畫中仙的徒弟,傳聞小王爺妙手丹青,所繪製之美人圖每幅皆惟妙惟肖,落紙云煙間彷彿能看見美人在眼前舉手投足散發的曼妙身姿。


  陸小王爺不求名利,只要等到了便會替求畫者繪圖,為此、上至天子,下至平民,紛來沓至的向陸小王爺求畫,不管需等上多久時日。


  睽違一年,又來到了這陸府,溫辰緊抱著胸前特意準備的空白畫卷,久候的心情讓他緊張不已,不僅是為了向陸小王爺求畫,也是想再見一面,那一年前在月下,曾驚鴻一瞥的俊俏公子。


  「是溫家公子吧?二少爺正在丹青齋作畫,請隨我來。」前來領路的是一名年紀稍長得陸府管家,尾隨在後頭的溫辰乖巧點點頭,踩著不算快的步伐向前,與前者拉開適當距離,既合乎禮節又不顯怠惰。


  入秋之後,風勢漸強,竄入長廊的強風吹撫而過,揚起了溫辰身著的淺藍色長袍一角,布料摩擦、碰撞發出的聲響,附和著掛在廊緣上發出『鈴鈴』聲搖擺的風鈴。


  「二少爺,溫家公子到。」管家讓溫辰候在身旁,自己則微微彎身輕敲響木門通報。


  「進來。」門內傳來的嗓音聽上去有些慵懶,但就在溫辰反應過來之前,管家已經推開丹青齋木門,向他做了個『請進』的動作。


  之所以命名為丹青齋,是起源於作畫時總會不經意將各式顏料沾染四周,陸小王爺喜愛的丹青色尤多,為此才親自將畫室命名為丹青齋。


  抬眼小心翼翼審視著丹青齋內的環境,確實如世人所傳,各處沾染了不少色料,但卻莫名和諧,隨意擺置在檀木桌上的畫卷裡,盡是貌美如花的美人,有的已經繪製完成,有的則是半成品。


  「溫少爺,還請您稍後。」說完話,管家便掩上木門退了出去,獨留溫辰與陸小王爺共處。


  「在下溫辰,乃溫尚書之子,特意前來向小王爺求畫⋯⋯」


  「噓--」坐在藤椅上的陸小王爺-陸景和隻手撐著下顎,慣用手上握著畫筆,神情嚴肅的在畫卷上勾勒出線條。而陸景和身著的精緻華服散亂無序,明顯可見衣角沾染上的墨痕,以及指尖糊過顏料的黑。


  溫辰馬上閉口不語,只是碎步上前更靠近一些,打算一睹陸景和正在繪製的那幅畫,但率先映入眼簾的,卻是陸景和撩著垂下的長髮,眼神迷戀的低俯身體,描繪著畫中人物五官的畫面。


  加上五官後的面容有如畫龍點睛,那熟悉的臉蛋與神韻,讓溫辰忍不住倒吸一口氣:「那是-- 」


  「許久未見,溫少爺看上去倒成熟不少,少了些稚嫩,多了些穩重,看來我描摹得不錯。」放置手上的畫筆悄悄勾起嘴角淺笑,陸景和突抓握溫辰手臂將其帶進懷中,動作敏捷的把人困在畫桌與自己之間。


  「小、小王爺⋯⋯」被迫在畫桌上仰著身體的溫辰顯得有些無措,倒下時帶起的微風,使周身打底的草稿畫紙隨之揚起,高高飛起、飄散在空中。


  近距離欣賞溫辰漲紅臉的可愛美景,陸景和不免起了玩心。


  修長手指描摹著懷中之人的五官,瞇起眼笑盈盈的將指尖下滑至露出的脖頸,解開了華服左側的鈕扣、拆了腰帶,外衣馬上隨之滑落,掛在腰際上的玉佩落地時,還發出了不小的聲響。


  淺青色的中衣剛好與溫辰白皙的肌膚相襯,雖有些迫不及待,但陸景和仍動作輕巧的拉開中衣帶子,直至那不算精實的身板袒露在空氣中--


  陸景和撫過他後腰後低聲呢喃:「嘖嘖、怎麼就這身板沒長進?」


  「我、我我我,我是來求畫的。」


  「嗯?求畫是求我畫你嗎?」來求畫的達官顯要不在少數,要陸景和繪製絕美的美人圖並不算難,但在得知溫家公子即將前來求畫的消息,卻讓他沒由來的感到不快,那看似風度翩翩、溫文儒雅的官家少爺,竟也貪戀女子婀娜多姿的神采嗎?


  想到這,陸景和不知為何莫名有種被背叛的錯覺。


  一年多前父親的壽宴上曾見過溫辰一面,但也僅是在遠處觀望,看見他在橋上背著圍欄,在漆黑夜色中微微銜首欣賞高掛空中的皎潔明月,耳邊隱約能聽見溫辰低吟的詩篇:『銀燭秋光冷畫屏,輕羅小扇撲流螢。天階夜色涼如水,坐看牽牛織女星。』


  年少時的臉龐仍志氣未消,但清新脫俗的氣質與舉手投足的優雅,著實讓陸景和看得入迷,從旁打聽才得知少年乃是溫尚書之子。


  自那日起,陸景和將近一年未答應任何人的求畫,只埋首於繪製那日偶見的翩翩少年。


  「小王爺⋯⋯」冷風自細小的門縫鑽入,吹得溫辰有些發冷,忍不住顫抖,但漲紅的臉頰卻燙的像是發熱一般,欣喜若狂的心情使得心臟越來越加快跳動,彷彿要衝出喉頭。


  「啊啊!儘管你瑟瑟發抖又害怕的表情很可人,也很想就這樣做下去,但是⋯⋯肯定會被父親揍的吧。」靠在溫辰頸邊的陸景和親吻著,白淨的肌膚上即刻顯現出一抹鮮紅,到此為止、陸景和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。


  「啊-- 我、其實、是為了見小王爺才⋯⋯」側頸上的啃咬讓溫辰忍不住皺眉發出驚呼,過度刺激的疼痛感甚至讓他不住眼角泛起淚水,但抵在陸景和胸前的雙手卻沒有任何抵抗動作。


  「喔?為了見我?即使等了一年,打著求畫名義,都想見我的理由說來聽聽,我的畫中仙......」


  伸長手扯住陸景和垂落在自己胸前的髮絲,纏在指尖捲弄,低垂眼簾的溫辰鼓足勇氣起身上前,攬著面前之人的後頸與他拉近距離,在男人微張的唇上,落下青澀一吻。



End.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