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一天,穿越成了遊戲女主角 / 左箱

2021-05-07


  某個風和日麗的午後,在沒有遮光簾的遮擋之下,西下的日光灑進左然的辦公室⋯⋯


  正仰著頭靠在椅背上休息的左然眉頭緊蹙,下一秒便因為一聲巨響而驚醒。


  原本不太會響起的,來自於NXX群組發出的緊急信號,傳入左然耳裡,聲音也貫徹了整間辦公室,回過神來的左然急忙點開群組查看訊息。


  發現來自不同對象的通知多達幾十條,內容不外乎是『NXX被奇怪的人入侵了!』


  想起了方才薔薇離開事務所前曾告知,見完委託人會前往NXX與其他人會合,以便討論案件進度。


  頓時左然的內心焦急了起來,修長的手指點著手機螢幕,從長長的通訊錄中找到薔薇的名字,撥打了電話⋯⋯


  嘟嘟嘟--


  毫無感情的嘟嘟聲響了好一陣子,電話那頭傳來了某個不認識男子的低沈嗓音⋯⋯


  『喂?我快到錄音室外面了,請稍等我一下。』


  『⋯⋯』電話這頭的左然頓了好久,心想是否是自己撥錯電話,反覆將手機拿離耳邊查看屏幕,確實是顯示薔薇的頭像與電話號碼。


  『喂?』


  瞬時間,不安的緊張感佔據了左然的心,抓著手機的手掌,微微顫抖著:『請問,您有看到這支手機的主人嗎?』


  『手機的主人?我就是手機的主人。』


  『你是⋯⋯』


  『啊--』在左然把話說到一半的同時,電話那頭卻傳來了男子激烈的慘叫聲,接著便是手機摔落地板,強制結束通話的嘟嘟聲⋯⋯


  「喂!喂?」在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的情況下,焦急的左然連忙先聯繫了正集合在NXX基地的陸景和,透過初代準確定位了薔薇的所在位置。


- - - - - - -


  一陣強風吹來,微捲的長髮隨風而起,遮擋住了女孩部分面容,映在透明櫥窗上的是女孩驚恐萬分的表情,以及不算優雅的,穿著裙子卻雙腳大開的動作。


  「為什麼我⋯⋯」一開口,女孩原本細緻的嗓音竟轉為低沈渾厚的聲音,畫面看著就十分違和。


  只見女孩手忙腳亂的掩住自己的嘴巴,以免自己突兀的聲音引來側目,當女孩想著該如何應對現況時,某個熟悉的臉孔映入眼簾⋯⋯


  大步流星朝著自己靠近的左然看起來十分著急,下一刻女孩便落入了他的懷抱中。


  「還好⋯⋯還好、你沒事。」緊環抱著自己的左然渾身散發著熱氣,鼓動的心跳也隔著胸膛傳透到女孩身上。


  奇妙的感覺蔓延全身,女孩忍不住縮起身體想逃開,忘了什麼似的開口:「請你放開我。」


  「⋯⋯?」


  「啊⋯⋯」


  現下的情況,簡直可以在左然身後P上個晴天霹靂的特效,僵直的身體搭上機械式鬆開手的畫面,以及滿臉的錯愕。


  「你為什麼⋯⋯」左然上下審視了女孩好幾遍,確實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人沒錯,但為什麼⋯⋯除了嗓音變得低沈,連行為舉止都越看越奇怪。


  「這件事或許說來話長--」


- - - - -


NXX基地


  四個再熟悉不過的男人在女孩身前,圍著他看了許久,還不斷來回走動,神情既狐疑又覺得驚奇。


  首先開口的是莫奕:「你說,你生在一個叫做台灣的國家,是一名聲音演員,今天正在前往錄音室錄音的路上,因為下樓梯時踩空摔了一跤?」


  女孩用力點了點頭。


  陸景和緊接著發話:「一回過神來,你就在這裡了。」


  「準確來說是在薔薇的身體裡。」環著胸的夏彥眉頭深鎖,補充了一句。


  女孩再次用力點了點頭。


  被嚇得不輕的左然情緒還沒緩過來,花了些時間調適後才稍稍平復心情,因為從女孩說出來的話裡所得到的資訊,仍讓他有些難以接受。


  「你說未定事件簿是一個手機遊戲,我們四個是遊戲男主角,而你在那個原本的世界裡,身為左然這個角色的配音員-音箱,沒錯吧?」


  「沒錯,就是那樣。」有著薔薇的身體,裡頭卻裝著男人的靈魂,很明顯的,音箱的靈魂並不能習慣女孩子的裝扮及長髮。


  只見音箱動作尷尬的努力合上雙腿避免自己曝光,另一手則努力撥開散在肩上的髮絲。


  「暫時、先蓋著吧!」左然很快的脫下西裝外套,覆蓋在音箱腿上,接著從櫃子裡取出了一雙室內拖鞋,蹲下身來替他換掉那雙穿在腳上的高跟鞋。


  「⋯⋯謝謝。」


  「總之,在找到把你們換回來的方法之前,也只能先維持現狀,今天訊息通知NXX遭入侵的事情,怎麼樣了?」左然低垂下眼,看著音箱的眼神仍充滿疑慮。


  「初代好像感知到了什麼才發出警告,但抵達之後什麼也沒發現。」另一方面,陸景和正聯絡資訊系統中心排查原因,不排除是因為靈魂穿越時空造成的干擾。


  「你⋯⋯我先送你回家,這幾天暫時先不要外出,我會和翟星解釋的。」


  站起身的左然習慣性想牽起女孩的手,卻在接觸到之前停下動作,想起了女孩體內正住著音箱的靈魂。


  左然走在前頭,離開前向還在基地內的另外三人說道:「有什麼狀況隨時聯絡。」


  - - - - -


  平時,隔著螢幕看著裡面的人物,替那個角色發聲,賦予他生命,將自己代入其中成為那個角色本身,想像自己就是這個人物,但唯一沒想到的,是自己竟然穿越到了這個虛擬的世界裡,成了這個世界裡的女主角,而自己配音的對象就在眼前。


  在左然車上一直回到家之前,兩人幾乎不發一語,一來是因為開口就顯得奇怪,畢竟不知道為什麼,穿越之後竟然連聲音都一起穿越了,女體男聲聽著莫名尷尬;二來是兩人的嗓音與聲線幾乎一模一樣,說起話來就像是在與自己對話一般。


  「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,可以打電話給我,多晚都可以。」左然將人送到了家門前,雖然看起來仍有些不太放心,卻還是那樣說了。


  「左、呃......我該怎麼稱呼你才好?」


  「叫我左然吧!咳......薔薇也是這樣叫我的。」


  以身高來說,音箱本體該是能與左然對視的,但靈魂住在了薔薇身體裡,完全體會了一遍仰頭看男友的感覺與視線,從這個角度看上去,音箱忍不住在心裡默默讚許『左然還真是零死角的好看。』


  「如果沒別的事,我先離開......」


  咕嚕咕嚕──


  掐算時間也錯過了午餐,而這副身體真正的主人因為忙著工作忘記吃午餐,肚子正鬧空城大肆喧囂,恰巧那咕嚕聲又大聲得讓左然聽見了,只見原本已經準備離去的左然,又折返回來。


  「大概是薔薇又忙著工作忘記吃午餐了,我......也恰巧還沒吃午餐,我可以看看冰箱裡有什麼食材,簡單做幾樣菜......」


  進到廚房的左然看起來對環境十分熟悉,從冰箱拿取食材的動作也很順暢且熟練,音箱則是默默在一旁看著,原來左然做菜時是這個模樣的,還有......原來左然的溫柔是這樣的。


  「左然真的是很溫柔的人呢。」


  音箱有感而發的話語,讓左然停頓了幾秒,與自己同樣的嗓音說著那樣的話,雖然很違和,但聽起來卻格外有種熟悉的溫暖。


  淺淺笑著的左然突然回話:「原來、薔薇說的溫柔,是這種感覺。」


  「嗯?」


  「沒什麼,可以麻煩你,幫我拿櫃子裡的餐盤嗎?」正兼顧著鍋爐裡烹調的食物,左然一時也空不出手,便抬頭看了一眼抽油煙機上方的櫥櫃,示意音箱過來幫個忙。


  繞過沙發來到了廚房,仰起頭看著遠方櫥櫃的音箱感到有些為難,好不容易伸長手打開了櫃門,為避免碰觸到左然還稍稍空了些距離,但卻礙於身高限制,不得不踮起腳尖。


  「是這個吧?」也不知是薔薇本身平衡感不好,還是這就是女主人設,原本該順利拿到盤子的音箱卻因為手滑,讓物品從自己手上脫落,眼看著整落四、五個瓷盤就要一起砸下來了......


  下意識緊閉起雙眼縮起身體躲避,但預想中的事情並沒有發生,只有左然的一句『小心!』傳入耳裡,接著便從背後感受到了來自左然的體溫與氣息。


  睜眼看個清楚才發現,是左然眼疾手快的拖住了險些落下的瓷盤,將他們一起取了下來,這才躲過了受傷的命運。


  「......謝、謝謝。」


  莫名心跳加快的微妙感受,讓音箱一時有點吃不消,還被左然圈在懷裡的他努力調整呼吸,希望鼓譟的心跳能趕快恢復正常,也指望著左然不要發現自己正面紅耳赤、渾身發熱。


- - - - -


  這些天除了左然的協助,還有程澄與翟星的幫忙,解決了不少生活上會遇到的困難,隨著日子一天天過,從陸景和那邊得到的訊息,似乎也找到了可以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。


  「確定可以成功嗎?」不只左然擔心這件事,音箱最為緊張。


  「那當然,根據和印最菁英的科學部門計算與研究,只要在今天的零時,在你魂穿的同個位置等待,當某顆百年出現一次的流星劃過時,穿越那個櫥窗而過,就能換回來了。」


  「確定我不會撞到玻璃暈倒?是穿過去?」


  「姐姐~你就別擔心了,肯定會換回來的。」就像是故意的,陸景和還刻意搭著音箱的肩膀喊了聲姐姐,接著將她推到了那天發現自己穿越了的櫥窗前,幾人依舊圍著女孩,一面緊盯著時間,同時倒計時。


  倒數三秒前,音箱回頭望了站在正後方的左然一眼,輕聲說了句:「謝謝。」


  數到1時,跨步向前去。


- - - - -


  刺眼的白光照得人睜不開眼,過了一會習慣了周遭的明亮,音箱微微瞇起眼查看,自己正站在當時踩空的那道樓梯上,四周是自己熟悉的街道與景致,而自己正準備踏入大樓。


  「今天也是為那個男人配音的一天──」


  伸了個懶腰後,音箱將捏在掌心的某個物品收進口袋中,開始自己身為聲音演員努力工作的一天。


  閃著金色耀眼光芒的荊棘天秤,象徵著維護公平正義需要不斷披荊斬棘,在成為聲音演員這條路上,或許也需要這樣的信念、不畏艱難呢......



End.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閱讀本週新聞
 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