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差-溫辰/陸元希(R18)

2021-07-31


真的是很久沒有如此認真的寫R18,純愛太久也該來點刺激的飛車冒險了!



   夜幕籠罩之下,半掩著落地窗的紗簾隨風搖曳,今天的月光被烏雲淹沒在漆黑夜空中,房內微小的夜燈在此時特別敞亮,宜人的氛圍下,和著黑膠唱片發出的柔和樂聲。


  其中,甚至能聽見夾雜著深淺不一的喘息⋯⋯


  光裸上身的男子正俯身親吻另一名男人的背,戴著白色手套的雙手,就那樣由上往下的從後頸滑至尾椎,將整個手掌貼在了對方臀部,順勢褪去了那合身的西裝褲。


  背對著伏趴在床上,男人反手勾了勾覆在自己身後的人,側過臉與其接吻,有些曖昧也有些勾引的說:「不用這麼小心謹慎,我還經得起上次那種程度的粗暴。」


  「我喜歡這樣⋯⋯一點一點、慢慢的感受您,您⋯⋯別催我。」


  「不就是老頭子的身體,沒有年輕人的美,沒必要像品嚐美食一樣,啊--」


  話音剛落,男人突然弓起身子吃痛的喊了一聲,男子在他肩上重重咬了一口,卻又用舌尖輕舔著自己留下的齒痕。


  「那是時光歲月留在您身上的,是經歷、是回憶,也是您存在的證明,從您身上發現到的,能補足許多我未曾參與的過去。」


  說著,男子又低頭吻了吻男人有著明顯皺紋的眼角,貼在臀部的手掌不算溫柔的揉捏,試探似的、緩慢將中指推入還未擴張的洞口,隔著手套的觸感更讓人感到無比興奮。


  「嗯⋯⋯」


  進入的手指從一個指節,到整根指頭沒入為止,男人都僅是微皺著眉頭,沒出太大聲音,直到男子開始在體內翻攪,才不耐的扭動腰⋯⋯


  「老爺,您敏感的位置還沒碰到呢,不行了嗎?」


  「溫辰你這臭小子,不要玩弄老人家⋯⋯哈、啊⋯⋯」


  細碎的吻一下下的,持續落在男人不寬不窄的背上,每個雙唇停留過的位置,都明顯留下了淡粉色的痕跡,不斷摸索往裡探的手指輕觸了某個絕妙的位置。


  「啊--」突然像觸電般繃緊身體,擺在床鋪上的雙手跟著蜷起拳頭,被抓皺的被單顯現出了男人現在感受到的巨大刺激。


  「只是輕輕的就反應這麼大?不愧是老爺⋯⋯」


  雖說是上了年紀,但男人的身體素質不差,儘管沒有年輕人的壯實身材,卻也算是精實了,因為喘氣而上下起伏的胸腹,略能看得出肌肉線條。


  撐起手臂的男人斷斷續續的說著:「呼⋯⋯動作再快點、啊⋯⋯還有,喊我的名字⋯⋯」


  「元、希。」傾身貼在男人後背,一隻手牢牢環住他的腰將人帶起,靠在側耳邊輕聲低語,這種時候的溫辰總是特別壞心,埋在男人體內的手指,刻意加重了指尖按壓的力道。


  「唔--已經⋯⋯可以了、快點⋯⋯」


  「不行,事前準備不能馬虎。」


  原本還打算這樣再玩會,但沒想到陸元希掙脫了懷抱,雙手一揮將溫辰推倒,壓在他身上跨坐在腰間。


  「不要小看年長者。」


  「從來都沒有小看您喔,認真的。」溫辰笑了笑,脫去白手套丟到一旁。還記得上次面對陸元希的引誘,很粗魯的對待,自己還差點控制不了。


  陸元希摘掉了髮圈,任由銀灰色的長髮散落在肩頭,胸前沁出一層薄薄汗水,配上那雙不因歲月而失去光芒的雙眼,淺紫色的眼眸,既魅惑又著實引人犯罪。


  「那就進來⋯⋯」


  從一開始就鼓脹著的部位早就抵在雙股間,隨著陸元希慢慢將身體向下沉,被包覆的炙熱與緊縮,讓溫辰難耐的長吁了一口氣,接著才托起對方的臀,一下下的淺淺退出、又深深進入。


  「啊⋯⋯唔啊⋯⋯溫辰、抱我⋯⋯啊、哈啊⋯⋯」


  用力環抱住面前的男人,眼神交錯、相互吸引,從輕吻開始,越發用力的吸吮、啃咬,加深的吻使雙唇開始發紅,甚至有些刺痛,但那正是對彼此的渴求⋯⋯


  一個翻身,巧妙的又讓陸元希回到自己身下,最大限度的打開對方的身體,壓著那修長且好看的雙腿,挺著腰抽送著。屋內除了喘息與呻吟,仍舊迴盪黑膠唱片的柔美樂聲,突兀卻不尷尬。


  仰躺在純白中的陸元希眼神迷濛,被汗水沾濕的髮絲散亂,有的貼在額前與側臉,有的落在鎖骨上,溫辰望著眼前美景,忍不住再一次俯身親吻。


  「唔⋯⋯啊、啊⋯⋯」緊揪住溫辰與自己交握的手,因為身體上帶來的快感而用盡力氣緊抓著不放,力道大到指尖泛白。


  「我愛你喔⋯⋯元希、我愛著你⋯⋯」即使有著年齡與身分上的格差,依然愛著,這是溫辰能說出的,最能表達自己愛意的話語。


  「⋯⋯溫⋯⋯唔嗯⋯⋯啊⋯⋯我、啊⋯⋯」感受著埋在身體裡感覺快要燒起來的滾燙,溫辰突然加快抽送速度,讓陸元希差點忘了要呼吸,想說的話也全被不間斷的呻吟聲給打斷。


  始終沒被觸碰到挺起的下身,脹痛得想要伸手幫忙舒緩,卻被溫辰死死抓著手沒能獲得解放,但不斷被侵入的後面已經被刺激得受不了,現在已是接近瘋狂的狀態⋯⋯


  陸元希的呻吟中,開始參雜了些微小的尖叫。


  來自溫辰的這份粗暴,持續到身下之人用力蜷起腳指、弓起腰高潮解放出來為止。


  「哈⋯⋯元希真的每次都很厲害耶,光是靠後面就能高潮。」


  「嗯⋯⋯」身側的陸元希沒有多回話,只是翻個身環住溫辰的腰,闔上眼休息,一面平復自己的呼吸。


  「睡吧,明天幫您好好洗個熱水澡,再認真的護理頭髮。」長髮不斷搔癢胸前肌膚,溫辰伸手順了順懷中之人因激烈運動而糾結的髮絲,小聲說道。


  確認懷裡的他已經陷入熟睡,做了簡單的清潔後溫辰才輕手輕腳的退出房間,打算去準備些簡單營養的餐點,讓陸元希半夜醒來時能填個肚子,卻在廚房入口遇見陸景和。


  端著水杯的陸景和輕聲詢問:「我爸睡了?」


  「是的,二少爺。」


  「別那麼緊張,只是⋯⋯跟我父親說別太勉強自己,都多大年紀的人了。」


  「誒?」聽見了陸景和雲淡風輕的笑聲,讓溫辰楞在了原地。


  「啊~我父親就拜託你了,晚安。」


  看著陸景和離去的背影,溫辰提起精神喊了聲:「是,二少爺!」



End.

2021.7.31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閱讀本週新聞
 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