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怒男友的最佳安撫方法 / shuca

2022-07-06



深夜造車已經不是什麼大問題(?)
就是一直造車一直爽,
一直造車一直看咻很帥。


  「Shu......?為什麼來天台?」


  雖然笑著,但那抹笑裡看似藏著把鋒利的刀,莫名被帶到學校天台的Luca滿臉疑惑,因為被Shu拉著向前疾走,短到膝蓋以上的女僕短裙隨風揚起,巧妙露出了穿在裡頭的內褲,不是⋯⋯竟然不是平常穿的獅子圖案四角褲?


  當看見Luca穿著的紫羅蘭色襯著蕾絲邊、屁股上還印著一隻可愛企鵝的三角內褲映入眼底時,Shu頭上彷彿瞬間冒出了數個炸氣的表符,明明是暖熱的夏季,剎那間卻空氣凝結猶如置身在冰庫,那讓Luca忍不住背脊發涼。


  握住Luca手腕的Shu不自覺用力緊捏,縱使內心百感交集,仍然對面前的大金毛露出不算好看的微笑說道:「你⋯⋯三角褲、還紫色企鵝⋯⋯」


  「喔、你說這個啊!是班長說要從裡到外都裝扮才行,不覺得這隻企鵝很可愛嗎?」


  「⋯⋯不是、你別──」Shu在腦袋已經想到可能會看到的動作,但來不及阻止,Luca已經急速在他眼前撩起自己裙擺,還轉過身來大方展示那隻貼在緊實屁桃上的企鵝。


  轟!Shu的腦海裡快速閃現無數個『Help , save me』為避免自己衝動行事,刻意轉頭別開眼,但那個畫面歷歷在目,實在太衝擊,因為Luca還華麗的轉了一圈。


──

 

  說到為什麼Luca穿著女僕裝,這要回朔到校慶前兩個月的班會⋯⋯


  『這次我們班要開設主題咖啡店,因為班上男女生的比例不平均,所以還需要三位男生扮女僕,公平起見!我們來抽籤吧!』講台前的班長搖了搖籤筒,稍早讓男生們在紙條寫上自己名字就是用意在此。


  『Pog!扮女僕好像會很有趣欸。』與Shu並肩而坐的Luca滿臉寫著"我希望被抽中"的迫切表情,Shu卻正經危坐神情嚴肅。


  『Luca、你⋯⋯』


  就在Shu欲言又止與Luca的引頸期盼之下,班長的神之手抽出了第三位幸運男士並開始唱名:『Luca!恭喜你中獎。』


  事情就是這樣的。


── 


  然而Luca在主題咖啡店上的女僕裝扮過於可愛,活潑開朗演活了傻大姐女僕還因此大放異彩還被不少男的女的搭訕,Shu全、部都看在眼裡,眼神追隨著Luca晃來晃去的身影始終沒移開過,甚至在意到去細數總共有多少人與Luca搭話,有多少人與Luca交換了推特帳號,有多少人追蹤了Luca⋯⋯


  簡直像極了病態的重度控制欲男友。


  「Luca。」


  「嗯?怎麼了?」雖然不想承認,但Luca穿著女僕裝,戴著女僕頭帶,轉身露出那樣天真無邪陽光燦爛又耀眼的露齒笑,真的、有、夠、可、愛!Shu正在與理智拔河,努力隱忍自己激昂的情緒,握住Luca手腕的力道也越發用力,讓Luca忍不住低聲抗議。


  「啊⋯⋯Shu,好痛!」


  「我問你,內褲⋯⋯穿給其他人看過嗎?」


  「企鵝內褲嗎?剛穿好的時候給女同學看過,那時候是跟其他男生一起換衣服的,所以⋯⋯」


  啪吱──


  那是理智線"終於"斷裂的聲音。


  Shu伸手將繫在脖子上的礙事領結扯掉,解開襯衫最上面的一顆鈕扣後,直接揪著Luca編著辮子的金髮用力往下扯,迫使他吃痛的不得不彎腰。貼上唇瓣的是Shu醞釀許久,且醋味十足的親吻,半點喘口氣的空閒都不給,一面推著Luca往牆角邊去,儘管只有173的身高,但卻有著180的氣場。


  「那種東西,只有我能看吧?」


  「⋯⋯Shu?」因為被Shu的雙手掩住耳朵,導致Luca聽不清剛才的話語,發出疑問的同時,又被覆上來的吻給打斷,外界的吵雜被隔絕,現在的Luca只能聽見自己快喘不過來的急促呼吸聲,與唇齒間來回交纏的黏膩。


  Luca尚還弄不懂Shu突然失控的理由,但隱約感覺Shu或許對某些事覺得不滿,像剛才那樣的吻,只有在眼前之人"有點"生氣的時候才會有。


  「只能給我看,Luca⋯⋯」Shu有些用力的撫過Luca被自己吻得發紅的下唇,指尖沿著揚起的下顎滑過,描繪著裸露在外的肩頸、鎖骨,一路向下探到了若隱若現的胸前。


  「你已經在看了啊⋯⋯」Luca滿腦子想著要讓Shu息怒,索性自己動手拉下女僕裝的肩帶與袖子、解開綁在身後的蝴蝶結,自動自發地脫去那件剛好合身的女僕裝。


  然而Shu眼底依然滿是不悅的情緒,搭在Luca腰上的手勾了勾內褲邊緣的鬆緊帶,又鬆手讓帶子回彈,啪!耳邊傳來鬆緊帶甩彈在肉體上的清脆聲響。


  「啊──」聽到Luca不經意的驚呼,那時好似看見了Shu偷偷揚起嘴角。


  「吶、Luca,到我消氣之前,你都會陪我的吧?」Shu靠在耳畔邊呼著氣,柔軟的低語猶言在耳,Luca甚至沒能集中注意去留心被緩慢下拉的褲頭,只是紅著臉點頭示意。


  只剩下大腿襪搭配皮鞋,下腹部的性器被內褲給束縛住而脹得發疼,Shu說什麼都不願意讓他脫掉,僅是扯開包覆著臀肉的布料,粗魯的進入後穴,甚至沒做好事前準備。


  「嗯⋯⋯Shu、我想⋯⋯哈啊⋯⋯我要脫掉⋯⋯褲、內褲⋯⋯」原本在頭上的女僕髮帶已經歪斜,掛在一邊搖搖欲墜,Luca雙手支撐牆面背對著Shu,不清楚這到底算不算另類的懲罰,但已經維持這姿勢好久,手臂好酸、腿跟腰也好酸,而且Shu今天好粗暴,屁股好痛。


  「為什麼要?很適合你啊。」Shu低俯著頭親吻Luca發紅的耳根,在一旁耳鬢廝磨的呢喃,聽上去像是日常的誇獎,但Shu的語調裡多了些輕挑,那讓Luca身體不自主輕顫。


  「可是⋯⋯唔、我這樣不舒服,拜託⋯⋯呀啊──」猛然又被大力進入,Luca沒忍住放聲尖叫,緊皺起眉頭努力調整呼吸,性器不斷摩擦布料,帶來的快感已經讓前端洩出乳白色液體,完全浸濕了一整片,伴隨著後穴不停被侵入感受到的痛楚,完全讓刺激感昇華,快瘋了──


  「可是我還沒消氣,你會陪我的吧?」


  「⋯⋯嗯啊、啊⋯⋯」


  距離校慶結束還有半天時間,至少在結束前Shu都不打算放人回去繼續扮演女僕,就讓Luca繼續認為自己仍然在生氣好了?Shu是這麼在內心想的。


🚗🚗🚗🚗🚗
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