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摘下我的抹額 / 忘羨

2021-12-31

2021年的最後一篇

就獻給可可愛愛又甜甜蜜蜜的忘羨了!

大家明年見!



  第一次的親吻,是對這份情感不安與焦慮,時隔十三年的第二次親吻,是對這份感情的確認與執著,之後的每一次親吻,少了不安、減去焦慮,只有滿溢出來的愛意,與同樣不變對你的執著。


  「⋯⋯湛、藍湛,你看!」手邊拎著喝乾的天子笑,懷裡還捧著另一壺,這會魏無羨已經醉得有些意識朦朧,連說出口的話都模糊得聽不太清。


  魏無羨從來都以酒量好自居,但方才與小朋友們夜獵結束後,心情大好喝得太嗨,除了天子笑還喝了不少店家招待的濃烈酒水,從假.微醺,變成了真.酒醉。


  這時的藍忘機正在藏書閣中,打算趕在宵禁前查閱典籍,找到合適的曲譜,給近日總夜不成寐的伴侶彈奏,但--


  「藍湛~我好看嗎?」倚靠著藏書閣門扉的魏無羨只能説那是衣不蔽體,敞開的衣襟直露出到肚臍為止的肌膚,充滿愛慾與迷濛的眼神、發燙泛紅的臉頰,讓藍湛倒吸一口氣,努力壓抑自己的激動心情。


  確認自己取得正確的樂譜後,藍湛『疾行』向前,將醉得不行的人圈入懷中,此時忘了該有的儒雅,隨意用腳踢上藏書閣門板。


  「魏嬰⋯⋯?」


  「哈哈哈哈哈--是不是很好看?」被帶回靜室的魏無羨稍稍與藍忘機拉開距離,腳步踉蹌的幾乎是用摔的上了床鋪。


  在靜室明亮的燈火映照下,這時藍忘機才看清楚,伴侶竟身著女修的校服,也不知是刻意裝瘋賣傻,還是真的酒醉無意為之,魏無羨又端起酒罈豪飲了幾口,同時撩起被自己壓出皺摺的衣裙下擺,露出自己白皙纖細的長腿。


  「唔⋯⋯魏--」


  「藍~湛~你要取下我的抹額嗎?」微微起身上前揪著情人垂在腿邊的手指,接著用力一扯,讓藍忘機不穩的向前撲在魏無羨身前,手邊還被塞入了一條暗紅色髮帶。


  「魏嬰,別鬧。」藍忘機基本是靠著過人的意志力在努力壓抑,用雙臂撐起身體與魏無羨拉開一小段距離,但掌中依然緊捏著那條繫在魏無羨額上的暗紅色髮帶。


  「就摘下來嘛!只有我摘過你的抹額,我又沒有抹額這種東西⋯⋯」


  聽見魏無羨語帶哽咽的這番話,藍忘機先是嘆了口氣,爾後動作輕柔的解開他綁在腦後,被打了死結的紅髮帶,將其摺疊整齊,擺在床緣。


  「摘下了。」低俯下身親吻住那紅潤的雙唇,濃郁的酒氣瞬間在唇齒間蔓延開來,但即使眷戀這份曖昧,藍忘機也沒忘記身下之人正醉酒這件事,適可而止的結束這漫長的一吻。


  褪去他身上不合身的衣物、整齊折疊,藍忘機環抱起早就醉得不省人事的情人,讓魏無羨全身泡進水溫適宜的浴桶中,自己則挽起衣袖在外頭為他沐浴,眼底的神情顯得格外柔和。


  「呼⋯⋯藍湛~」


  「我在。」撈起漂在水面上的髮絲輕輕搓揉,低聲回應。


  魏無羨伸長手臂緊緊環抱藍忘機的後頸,爽朗笑說:「我啊、最喜歡你了!」


  「吾亦然。」伴隨著藍忘機的輕笑,肯定的回應悠悠傳入耳裡。


  卯時、旭日冉冉升起,柔和的晨光自拉下的垂簾縫隙邊鑽入,映照在床鋪上熟睡的人臉上,這時縈繞了整晚的琴音才停下。藍忘機來到床邊,伸出手掌替皺起眉頭的魏無羨遮擋陽光,低下頭吻了吻他糾結的眉心。


  「早安,魏嬰。」


  床鋪上的人舒展了眉頭,回到了安然熟睡的模樣,習慣的往藍忘機的方向挪動身體,窩在最舒適溫暖的懷中。


  這是魏無羨近日總難眠的夜晚,終於無噩夢侵擾,睡得最好的一天。


End.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