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釣男人這檔事 - PsyBrog

2022-09-24


PsyBrog隨機掉落!
這竟是我第一次寫父母的神仙愛情,
恭喜我跨出了這一步(?)


  店長腦袋被門夾到,心血來潮辦了女僕之夜,滿心期待的Uki盛裝打扮,選了適合自己的澎裙女僕裝、戴上髮帶,花了十二分努力妝點自己,結果--滿意!

  「欸、這位美麗的小姐,願意陪我們喝杯酒嗎?」

  「抱歉小貓咪,你也看到了我在工作中,偷喝酒會害我被店長罵啦!而且......I'm gay.」剛送完酒的Uki正準備轉身離開,卻被同桌的客人攔下,讓他頓了一會才悠悠回答;Uki眼角微微下垂的瞇眼笑著,搭上今天的妝容,原本就十分迷惑他人的那雙紫色眼眸,如今看起來更性感。

  「那麼美麗的人就算是Gay我也接受,只喝一杯沒關係的吧?」

  嘖!太纏人了!

  Uki忍住不滿情緒,努力不在客人面前翻白眼甚至是爆粗口,但眼前幾位看起來玩世不恭的有錢少爺,貌似是不打算輕易放過他。

  動用靈媒之力嗎?這個念頭一閃而過,但馬上就被Uki自腦海裡揮去,不行!絕對不可以!

  「你們......」

  「陪酒的話,或許我更合適一點,要跟酒保大叔比拼一下酒量嗎?」突然現身的人打斷了Uki的話,赤紅色的機械手臂環過Uki腰間把人帶到身後,也順勢接下客人方才高舉著的那杯Vodka一飲而盡。

  幾名年輕客人抬眼看著面前這位有著機械手臂的酒保、頓時語塞,悻悻然地摸摸鼻子,自討沒趣的打哈哈帶過話題。

  一面搖手說他們只是在開玩笑,並沒有要騷擾Uki的意思。

  「夜還很長,我就在吧檯內為各位服務,隨時歡迎你們邀請我一同暢飲。」酒保朝在座的人晃晃手上的空酒杯,指尖輕敲著杯身一面說著;離開之前依然風度紳士的微微彎身鞠躬致意,游刃有餘勾唇淺笑。

  後頭的Uki扯了扯身前之人的衣袖,貌似有些不甘心想反擊:「Fu......」

  「這杯算我的,待會記得算在我帳上。」他將空酒杯塞進Uki掌心,杯中的冰塊尚未融化,瞬間傳來的冰涼感讓Uki縮起指尖;而酒保低俯身體靠在耳邊的輕語,卻那麼讓人感到熱燙。



  扣、扣、扣、扣!那是高跟鞋接觸地面時發出的聲響,略過走道上人群的Uki 轉進廁間;因稍早被騷擾的關係,神經敏感的不斷回頭張望,總覺得有誰尾隨。

  手邊捏緊掛在腰際的紅酒開瓶器,在後面進入廁所的人推門之際,即刻迅速揪住對方衣領,推到門板上完美壓制。

  尖銳的開瓶器那端正指向對方下顎,但明顯被威脅的人卻絲毫不懼怕--

  「哇嗚!很危險呢!」

  「Fu Fu Chan......」熟悉的人讓Uki卸下心防鬆了口氣,掌中的開瓶器也被取走;纖細手掌更被完整包覆進Fulgur手中。

  「還好嗎?」

  「你知道我也可以處理那些破事,不需要酒保大叔護花。」

  Fulgur收起開瓶器,將其掛回Uki腰間後笑答:「既然如此,為什麼還拿開瓶器抵著我脖子?」

  「但你得承認那樣的我很辣,不是嗎?」上半身緊貼著Fulgur胸膛,Uki絲毫不掩飾自己此刻內心的渴望;拜身高差所賜,讓Uki能稍微仰頭就親吻到對方殘留著小鬍渣的下顎。

  「是很辣,但現在......?」

  「Fu Fu chan,剛剛我的小小心靈因為被騷擾所以受傷了,你能撫慰我嗎?拜託......」

  低垂著眼的Fulgur沒回話,但Uki環住脖頸送上親吻時,他也沒拒絕的接受了。

  越發用力的深吻使Uki唇上那抹鮮豔唇彩逐漸糊成一團,彼此唇瓣上、臉頰上、肩頸上無不染上誘人的鮮紅--

  「好了,剩下的回家再說。」Uki舔了舔下唇,同時伸手去擦拭Fulgur嘴角的紅印,恣意妄為的赤紅色隨即在他臉頰上暈染開來。

  Fulgur輕搖頭嘆了口氣,爾後附和說:「回家?你還有餘裕保留到回家?」

  「男人嘛!總是要釣著他們,否則有失情趣,現在沒有餘裕的看起來不是我。」面對鏡子的Uki整整亂七八糟的衣物,抽取面紙擦拭自己臉上那些糊掉的唇彩,微啟唇瓣重新補上口紅。

  紫色中帶點黑的澎裙女僕裝、白色蕾絲大腿襪,搭上帶著點清純的輕煙燻妝容;Fulgur不得不說,這真的他媽的很適合Uki;儘管太明白Uki總這樣吊人胃口當情趣,但每次都深深覺得這對心臟不太好。

  「別這樣去釣別的男人,不是人人承受的了。」Fulgur 向前環抱過Uki腰側,在他掛著垂墜星星耳飾的耳下輕吻,語氣中多少有些醋意。

  「那是生活上的小樂趣啊!Fu Fu Chan你不是知道的嗎?雖然我是釣男人,但始終只會讓你上勾喔。」Uki輕描淡寫說著,同時仰頭往後靠在Fulgur 肩上,『啵!」一聲又在他側頸用力吻了下。

  Fulgur 以為自己可以更有成熟大人的風範,現在看來完全是被這年輕貌美的美人給完全拿捏了。

  真.毫無餘裕可言。

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