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東的璀璨之星/快新

2019-12-24


  每年到了聖誕節,總少不了交換禮物,送巧克力的熱鬧情節,今年的聖誕活動在園子的邀請下,辦在了鈴木家中,既盛大而隆重,被邀請的有小蘭和她的父母,小五郎以及英理,還有世良、安室、沖矢卯先生、次郎吉伯父,以及目暮警官他們一行人。


  當然、少不了園子的未婚夫-京極真,兩人目前已經在籌備婚禮,預計在年後舉辦,在園子的邀請函裡寫著,只是『順便』邀請了我而已,為了讓我看看現在的小蘭有多美麗,要讓我後悔一輩子。


  「新一,好久不見。」縱使想低調,但身為名偵探的鋒芒遮掩不了,當我發現人群圍過來噓寒問暖時,也馬上察覺了一直在遠處遙望的小蘭,果不其然在人群散去後,小蘭就靠過來了。


  「嗯......大概有六、七年沒見了吧!」多年沒見的小蘭看上去成熟許多,少了學生時期的稚氣,多了些成年女人的韻味,面對這樣的小蘭,我突然有些無所適從,說不上是『喜歡』的那種心的悸動,而是感到開心,很開心我們都有所成長,長成了自己理想中的樣子。


  「聽說你目前旅居法國,一切都好嗎?」


  「還算好的吧!也想不出哪裡不好。」我縮了縮露在圍巾外的脖子,有些尷尬的笑了笑,旅居法國其實是有原因的,因為某個怪盜說要去追尋真相,不明所以就把我也擄到了法國,還綁架了我的護照。


  就在我尷尬到不行,不知道接下來該接什麼話時,會場裡的燈光突然一瞬間熄滅,四周漆黑一片,緊接著空中畫過一道閃光,像是有什麼被發射出來所產生的火花。


  碰!的一聲,輕微的小爆炸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震了一下,這會燈光才又重新亮了起來,只見會場中央的位置上,出現了一個基德造型的的飄浮氣球,氣球下方綁著一張預告信。


  信上寫著:『當今晚午夜的鐘聲敲響,將前來索取屬於我的聖誕禮物,屆時將收下關東最珍貴的璀璨之星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KID 參上』


  「就由我名偵探毛利小五郎來抓住這個大盜吧!怪盜基德,放馬過來!」


  「可是,次郎吉伯父今天並沒有存放寶石在這裡......」園子的一番話打破了大家的猜疑,大夥紛紛討論了起來,究竟關東最珍貴的璀璨之星是什麼?


  而看見預告信的我實在忍不住翻了的大白眼,什麼關東最珍貴的璀璨之星,不就是關東最有名氣的名偵探,我本人嗎?


  「距離午夜12點剩下30秒,這傢伙肯定在人群之中。」我張望著四周,檢視著每個人的臉,看看有沒有可疑人物,但人數眾多,而且我自己也在茫茫人海中,完完全全處於劣勢。


  噹-噹-噹-


  午夜12點的鐘聲響起,一盞白燈忽然啪!的一聲打開,刺眼的光束直接打在了我身上,燈光強到讓我睜不開眼,只能伸手遮住眼前的光,瞇起眼睛查看。


  「那麼、關東最珍貴的璀璨之星,我就在此收下了。」原本站在我面前的小蘭,突然換了表情,勾起嘴角邪孽一笑,接著他頭頂上的長髮滑落,淡粉色的洋裝一時之間換成了基德的白色套裝,這傢伙......


  「不要做蠢事!」被基德一把抓住肩膀的我,靠在他身邊壓低了聲音說著,並沒有打算在這裡被他給擄走,站直了身體不讓他拉著走。


  「看來我的璀璨之星不是很聽話,只好失禮了,名偵探。」


  只見基德張開左手手掌,一個小噴霧瓶對準了我的臉蛋,噴出了透明氣體,接著我便癱軟了下來,被他穩穩地摟進懷裡。


  「聖誕禮物我確實收下了,後會有期。」基德將我以公主抱的姿勢抱離了地面,用很快的速度奔向敞開的落地窗外,展開他的滑翔翼從三樓陽台飛了出去。


  「扮成小蘭是什麼意思......」過了一會終於可以自由活動身體的我沒好氣的質問。


  「誰叫你自己偷跑回來見毛利小姐,把你偷回來只是剛好而已。」


  「你把小蘭怎麼了?」


  「沒怎麼,在鈴木家的走廊上睡著呢!」


  「去哪?」


  「怎麼找到護照的?我明明藏得很好,竟然還是被你發現了。」跳過了我的問題的基德調整了飛行方向,突然來個大轉彎,看似是飛往工藤宅邸。


  「以你的腦袋和思路去想,不難發現,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。」秉持著這樣的精神,我在書櫃上一本柯南道爾的書裡找到的,那本被綁架的護照,就夾在那裡面。


  「我可是換了很多地方,那本書你明明最近不常看......」


  「我可是個偵探。」


  「是啊!是我最珍貴的璀璨之星呢!」不知道基德是怎麼想的,以這種公主抱的姿勢抱著我應該很累,畢竟我不是女孩子,也算是有點重量吧?但他卻一臉輕鬆,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。


  「哪來的想法,璀璨之星什麼的......」別過頭的我小聲嘀咕著,但其實、臉頰上的紅暈早已經發展到了連脖子都紅了,只是我努力用手掌遮住自己害羞的表情,沒讓他看見。


  「好了、平安降落!」


  「屋子裡沒整理,很可怕喔!」


  「什麼都不能阻擋我拆禮物的決心!」他緊緊抓著我的手腕,像是怕我逃跑一般,跟我討了鑰匙後便急急忙忙的開門進入。但映入我眼簾的場景,卻令我驚訝不已,真的能用瞠目結舌來形容我現在的表情和心情。


  大廳裡被佈置得像聖誕城一樣,閃著燈的聖誕樹,上頭佈置了我們一起拍過的合照,最頂上放著的不是大星星,是一個紅色領結,甚至有傳說中的聖誕大餐。


  「聖誕快樂,我的名偵探。」


  「......禮物呢?」


  「我就是最好的禮物了!」


  「沒誠意。」


  「欸、工藤新一,你故意的對不對?偷跑回來就算了,我那麼用心想跟你過聖誕節,還這樣。」


  「我就難搞。」我兩手一攤,朝他笑了笑,就算準了他拿我沒辦法。


  「不管了!現在是我的拆禮物時間!」話一說完,他馬上朝我的方向撲過來,將我推倒在沙發上,沒等我反應過來就吻了上來,將我掛在鼻梁上的平光眼鏡摘了下來,隨手丟在了沙發一角。


  「你這個禽獸......」身上藏青色的西裝是在法國時買的,其實不便宜,他卻那麼粗魯的在扒,讓我及時出聲阻止,但他卻像聽不見一樣,繼續這手上的動作,衣服一件一件被脫去的我,也忍不住哆嗦。


  「說、有沒有重新愛上毛利小姐?」


  「說有的話會怎麼樣?」


  「你、你、我就跟你分手!」他這樣居高臨下的看著我,還裝得一臉無辜,讓我更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才好,所幸撇過頭去不看他的眼睛。


  「那好吧!只好分手了。」


  「你怎麼捨得!」


  「要是真的分手了,我要放煙火開香檳慶祝我恢復單身。」我說得認真,就是要這麼氣他一回,否則怎麼能解他莫名綁架我的這股怒氣,況且、那一綁架就綁架了接近一年的時間,要不是我們的關係特殊,加上這傢伙有提早和博士報備,阿笠博士和灰原估計要報警處理了。


  「那在分手前,我還是得拆禮物。」說完,他的身體已經覆上來了,熱情而細碎的親吻、在耳邊盤旋的粗重的呼吸,我耐不住搔癢的發出了點聲音,但這卻讓他更積極。


  冰冷的空氣中,夾雜著來自他的熱度,戴著白手套的雙手一點一點的輕撫過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,儘管隔著一層布料,我仍能感受到從他掌心傳來的燙人體溫,彼此快速跳動的心臟,也顯現了我們倆人的焦急。


  「唔嗯......快斗......」空檔之餘,我伸手捧住了他的臉,對上了他認真的雙眼,用那有些沙啞的嗓音輕聲喚著他的名字。


  「嗯?」

  「聖誕快樂,要知道、能擄走我可是你的幸運。」


  「超幸運,因為你這個獵物絕對不會逃走,現在別多話了,我禮物才拆到一半呢......」


End.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閱讀本週新聞
 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