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德與箱愉快又驚呼連連的甜美日常

2021-08-14

這是個粉紅泡泡漫溢的日子,孤身一人也無所謂,有人陪伴也很美好,不管大家怎麼度過今年的七夕,都讓這篇小品陪伴你(妳)們吧!



  「呼⋯⋯好累啊!」


  結束工作滿檔的一天,拖著疲憊身軀回到家的音箱,在穿過門前走廊時,一面放鬆的長呼一口氣。


  也不知道是近日過於繁忙而有些疲倦,還是什麼別的原因,整日都感覺自己眼皮一顫一顫的,就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⋯⋯


  音箱勾起嘴角淺笑,甩頭將這個唐突的想法趕出腦袋,帶著自嘲的笑說:「還能發生什麼,一定是太累了,等一下趕快洗洗睡。」


  如往常地往客廳的方向走去,突然眼前一道黑影迅速閃過,接著某個龐然大物朝著自己筆直撲過來,重力加速度之下來不及穩住身體,莫名被衝撞的音箱就這樣雙腳一軟,被用力的壓倒,摔進後頭的沙發。


  「等......你是誰?我要報警囉!」由於還在混亂之中,被襲擊的瞬間也腦袋一片空白,只能揮舞著雙手努力想推開緊緊黏在身上的陌生人。


  但一抬頭迎上了這陌生人的臉,音箱卻硬是愣了好幾秒,淺粉色的短髮,頭頂上立著一對毛色粉白相間柴犬耳朵,手邊接觸到的,估計是毛毛的卷尾,而那雙澄澈誠懇的大眼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。


  「什麼是報警?」一下一下眨著大眼,看似像柴犬的眉毛,也會順帶因眨眼的動作而被牽動,長得還算好看的陌生人無害的模樣,卻讓音箱想起了某個生物。


  「你、你你你你,你是誰?」


  「是阿德!最喜歡音箱的阿德!」長得有些奇妙,又自稱是阿德的陌生人爽朗的笑說,咧嘴時還能看見他露出的兩邊小虎牙,阿德撐著雙臂,壓在了音箱的雙肩上,像狗狗對待最愛的主人一般,張口伸出粉色舌頭......


  「啊啊啊啊啊──住手!不是......住口啊──」


  從自己臉頰、耳邊、肩頸邊傳來濕黏又溫潤的觸感,讓音箱猝不及防,心想著:『人家都說男生也要小心慎防自身安全,我這是要失身了嗎?雖然還滿帥的,但我是不是應該要趕快冷靜,想辦法讓嫌犯停下來好好談談?然後藉機偷偷報警?』


  「音箱不喜歡?」聽見了音箱的驚叫,長相奇妙又自稱是阿德的陌生人竟然停下動作,跨著腳坐在音箱腰間,同時歪著頭又眨了幾下眼睛,似乎還意猶未盡地伸手輕舔著掌心。


  一切發生的太快,畫面太過衝擊,音箱用力吞嚥了口水,接著才輕聲回答:「我、我應該要喜歡......嗎?」


  「音箱......不喜歡,阿德不開心。」原本音箱以為這個自稱是阿德的陌生人,只是帶著柴犬頭箍及假尾巴當裝飾,看現在卻眼見著他隨著語氣與表情的失落,垂下原本直立的雙耳,尾巴也不晃動了。


  「不、不是......你到底是誰?」又深吸了一口氣,開始覺得腦疼的音箱努力思索自己在哪見過,因為總感覺這傢伙非常熟悉,不像是初次見面,況且又表現得與自己十分親密的樣子。


  「是阿德,最喜歡音箱的阿德!音箱都會抱著阿德一起看電視、會彈吉他唱歌給阿德聽,有時候會不穿衣服在家裡走來走去......」


  「欸-- 你是阿德嗎?那那那那那隻⋯⋯」掩住阿德想繼續說下去的嘴,扭頭要看清楚沙發上的那隻粉柴娃娃,卻發現本該擺在那的娃娃失去的蹤影,再抬頭仔細看看撲在自己身上的男人⋯⋯


  「是阿德喔!汪!」


  「汪......」回想起來也有點道理,音箱因為自己的惡趣味製作了一件印有『人類~』字樣的白色上衣,套在了粉柴娃娃上,而現正穿在眼前這個阿德身上,不過、下半身沒有套上一件褲子完全是個錯誤的決定......


  依然壓在音箱身上的這個阿德,下半身光溜溜的,該說養眼還是不好意思?


  「因為月亮姐姐的神奇魔法,阿德才可以來找音箱玩!」身長手指向窗外高掛的一輪明月,是個很圓滿的大滿月。


  「是像狼人那樣,每到滿月就會變身嗎......」音箱這會還在努力想起身,想趕快拖著這傢伙去洗個澡,然後找件可以穿得褲子給他套上,一直看到......怪害羞的。「你先起來,買回來的咖啡剛才都被你打翻潑在身上了,去洗澡。」


  原本恢復心情的阿德像是被雷打到般的跳得老遠,躲到遠處大喊:「我不要洗澡,因為棉花會吸滿水,身體會很重,我不喜歡!」


  「看清楚,你現在不是娃娃。」好不容易獲得了自由,音箱站起身環著雙臂,凝視著縮在牆角瑟瑟發抖,而且下半身依舊光溜溜的阿德,無奈地輕輕搖了搖頭。


  室內拖鞋接觸地板時發出的聲響,在這時格外清晰,隨著音箱越來越接近,阿德越是緊張害怕的往後退,但那可是牆角,再怎麼退都不可能穿透牆壁,只能滿臉驚恐被音箱抓個正著。


  「嗚嗚嗚依依依依啊啊啊啊──」被拖著雙臂被迫向前,逃避的阿德只好轉而緊緊環抱住音箱的腰際,軟爛的癱在地板上,音箱每往浴室的方向走一步,光滑的瓷磚地板上,就傳來肌膚摩擦地面的聲音。「阿德討厭洗澡,就算會變香香也不喜歡洗澡!」


  「好吧!不想洗澡的話,就不准你喜歡我了!我也......不要喜歡你了!」


  「嗚嗚嗚嗚嗚──阿德不想要洗澡,也不想要音箱不喜歡我,不想要阿德不能喜歡音箱,阿德去洗澡就可以繼續喜歡,音箱也會繼續喜歡阿德嗎?」


  低俯著視線的音箱,用力點了頭表示同意。


- - - - - 


  洗澡時歷經了一場大戰,大概戰了五百回合,才將在小小浴室裡四處竄逃的阿德與自己洗好澡,阿德剛吹乾的淡粉色髮絲蓬鬆,讓音箱忍不住伸手觸摸,舒服又柔軟,與揉抱布娃娃時的感覺不同。


  修長的手指從側臉輕撫過,滑進阿德髮叢間,可以感受到指腹摩擦頭皮的觸感,有些搔癢,也有些曖昧,阿德微微彎起脖子蹭在他掌心,看似享受的瞇起雙眼,頭頂上的耳朵也隨之抖動。


  「阿德洗香香了,可以繼續喜歡音箱,音箱也會繼續喜歡阿德了嗎?」


  「嗯!」音箱淺笑而簡短的回應,與身材高大的阿德硬擠在普通雙人床上,不僅身體必須蜷縮,也讓兩人的距離靠得很近,阿德偏高的體溫壟罩在身周,混雜著與音箱身上相同的沐浴露香氛。


  搭在音箱肩上的手臂有些不安份,能感知到那隻手正緩慢的游移到腰間,爾後用力的緊擁,阿德的舉動並沒有讓人感到不適,反倒讓音箱更往阿德懷裡窩進去,貼著阿德因呼吸加快而起伏的胸膛,可以聽見穿過胸腔傳進耳裡的心跳。


  冷氣機轟隆轟隆的運轉,與勻速跳動的心臟貌似也配合著節拍,好安心......


  闔上眼已經快進入夢鄉,真正陷入熟睡之前,音箱低聲呢喃:「......阿德,多出現......好嗎......」


  「好、阿德會拜託月亮姐姐,讓她多施幾次魔法......」拉下音箱仍放在自己頭上的手握在掌心,微微側過臉輕吻那骨節分明的指節。


三個月後──


  「歡迎回來!」


  推開大門看見了又再度人形化的阿德,這次音箱沒有緊張想報警,而是朝著那對自己張開雙臂,爽朗笑著的阿德飛撲過去,緊緊的、用力地擁抱......


  「你回來了......」


  「因為答應了,阿德要說到做到。」改不掉的狗狗習性讓阿德忍不住,往音箱的側頸蹭了蹭,嗅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,如上次初見面那樣、張口舔舐,狗狗舌面上的粗糙讓他肌膚泛紅,但沒有因此感到不自在。


  窗外的一輪明月高掛,是比以往都還圓滿的大滿月......



End.


2021.8.14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閱讀本週新聞
 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