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的、餓了 / 瓶邪

2021-01-17

#終極筆記 #瓶邪




  胖子曾說過,三叔失蹤那是有跡可循的,但如果小哥失蹤,那就算是刨地三尺你也找不著他,在追尋那些秘密的路上,越是靠近真相越是讓吳邪感到心慌。


  在塔木陀的叢林中遇上不少凶險的事,小哥為了救一夥人,把黑金古刀都給丟了,現今的狀況,潘子有傷在身,阿寧沒了,吳邪與胖子的狀態也說不上好。


  再者、小哥又那麼一聲不響的消失了。


  「潘子的傷怎麼樣了?」見胖子從帳篷裡出來,吳邪趕緊附上去詢問。


  「沒事!有我胖爺出手,哪有不能解決的事,已經包紮好傷口正養著傷呢!」


  「三叔他們大概走得急,許多東西都沒帶上,也不知道怎麼樣了?」吳邪隨意四處張望了一會,四周雖然看起來一片狼藉,但裝備與器材都還擺置在原地,更明顯的是,地面上混亂的腳印,以及蛇類爬行過的痕跡,可想而知、三叔他們肯定遇上野雞脖子攻擊。


  「我說天真,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!三叔他老謀深算,肯定想好了退路,就別瞎操心了,咱現在還找不著小哥呢!」


  揚了揚手的胖子回過身撿起了木材,搭了個小木堆點起火好暖身。現在確實如胖子所說,他們自己都自顧不暇了,還找不著半路失蹤的小哥,實在沒多餘心力去管其他。


  「我去找找其他帳篷裡還有沒有可用的東西或是可果腹的食物,胖子、你注意安全。」


  「得勒!你胖爺我安全得很,小天真你也注意點。」


  吳邪點了點頭,又在營地內晃了一圈,小心翼翼的揭開其中一個沒進去過的帳篷帷幕,裡頭突然出現的攢動身影,讓吳邪警戒的舉起武器。


  「是誰?」


  只見那背對著自己蹲在角落的人緩慢站起身來,那個修長的身影吳邪不會忘,即使只看見背影,吳邪內心也清楚知道,這個人肯定是那個莫名失蹤的男人!


  「小哥!你去哪了?你這是怎麼回事?」


  突然一聲不響消失,現在好不容易又見到人,吳邪還以為會有一句慰問,沒想到下一秒張起靈淡定的朝吳邪伸出手,語氣甚是理所當然的說了句:「吃的。」


  「你⋯⋯」吳邪愣愣的望著眼前這個滿身泥濘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男人,原本想伸手來個擁抱,但聽見他的話之後,瞬間收起了自己的感動,握緊拳頭十分想幾拳揍過去。


  「⋯⋯」眼神堅定的張起靈依舊伸著手,就等著食物自動送上來。


  「我、你⋯⋯真的⋯⋯」現下的情況讓吳邪即使是咬牙切齒,想捏爆張起靈的想法佔據滿腦袋瓜,但終究還是沒骨氣的從包裡掏出乾糧放入他掌心。


  儘管口中咬著食物,但張起靈的眼神始終緊盯著那一臉生氣但又無可奈何的吳邪,冷漠淡然的表情之下,其實也有股衝動,想把吳邪拉進懷裡,用力抱住他的衝動。


  「吳邪。」


  「又怎麼了?」還是怒氣沖沖的吳邪鼓著腮幫子,一抬頭發現張起靈突然離自己很近,這是瞬間移動還是怎麼了?


  「餓。」


  「你是無底洞嗎?都吃到哪裡去了!」


  「嗯⋯⋯」


  「嗯?嗯個什麼意思!張起靈我告訴你,今天你要是沒交代清楚,我是⋯⋯」


  「對不起。」


  靠過來的張起靈突然伸長手臂將吳邪摟進懷裡,收緊雙臂用力的環抱,可以清楚感受到的是這個張姓老人家強而有力的心跳,穿過胸膛、幾層衣物,傳達到吳邪這邊。


  不是在做夢,是真實的張起靈,有血有肉有溫度的張起靈,即使熟悉的味道中參雜著泥土味,即使髒兮兮的,但在接觸到人之際,仍是讓吳邪忍不住⋯⋯


  堆積在眼眶中的淚水瞬時奪眶而出,抽噎著什麼話也說不出,只是靠著張起靈的肩頭,掩飾自己哭得巨醜的臉。吳邪揪著男人的黑衣,握得死緊,深怕自己一鬆手,這個人又莫名消失不見。


  「要是還餓的話⋯⋯不然你吃我好了。」雖然聽起來像是一句漫不經心的玩笑話,吳邪也就抱持著隨口說說的玩笑心態,但聽見這句話的張起靈,卻愣了幾秒鐘時間,隨後簡短的回答。


  「好、吃你。」


  「啊?不是,小哥、我開玩笑的,張、張起靈,你別當真啊!」現在吳邪深刻體會到,什麼叫做『一言既出駟馬難追』,在張起靈把他推倒的瞬間,真覺得自己剛才那一言既出,是百匹馬難追了!


  「我說這天真怎麼找個東西這麼長時間。」升完火的胖子覺得奇怪,隨著吳邪剛才去的路線跟過去查看,正打算揭開帷幕前聽見了裡面人的對話,又識相的鬆開了手,將帳篷外的帳拉鍊拉好。


  「我這是不是也該討個媳婦了⋯⋯」回到火堆前的胖子仰望天空,長長的嘆了口氣。


  夕陽西下時,張起靈才著裝整齊的從帳內出來,泰若自然的拉上自己連帽上衣的帽子,來到火堆前。


  「哟、小哥看起來滿面春風,咱小天真滋養吧!」


  「⋯⋯腰疼,睡了。」


  「誒--這就不用對我細說了,胖爺我不想知道。」


  唉--胖子在心中仍舊長嘆了幾聲氣,這世道,連小哥都不小哥,天真都不清白了。



END.    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閱讀本週新聞
 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