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ll me or love you / FoxAkuma

2022-05-25


  地獄廚房之後的腦補,
  對、就是腦補了兩千多字,
  有一半好時光都在開車玩道具www
  吃飯不重要,啃狐狸才是重點(?)


  歷經了可怕的地獄廚房,兩人一起做了個完美的結語,在等待Mysta跟聊天室道再見的Vox微微側著臉望向身旁的他,盤算著什麼似的瞇起眼,就在Mysta再度伸出手與自己各種花式比愛心後,Vox主動在攝影鏡頭下與之十指交扣,又一個猝不及防帶著Mysta消失在鏡頭前。


  「啊?Vox......?」


  顧不得手套還未脫去,Vox除了急躁也有些粗魯,扯著Mysta的頭髮,低俯下頭用力覆上微張的嘴,給了個又深又長的吻,雖然離得有些遠,但隱約能聽見收音過分好的麥克風那頭,傳來了愉快的歡笑,爾後便是黏膩的親吻聲,直到On live的畫面被切斷──


  「你做什麼......唔!別發神經......」Mysta伸出雙臂抵在男人胸前,試圖阻止Vox再次靠近親吻,但環在後腰上的大掌卻越是收緊,絲毫沒有要鬆手的意象。


  Vox捏住Mysta下顎,語氣聽上去有些不滿地說:「你他媽的竟然敢拿刀威脅我。」


  「拜託,天地良心啊!我拿刀怎麼了?我喜歡那把刀不行嗎?又沒拿著刀捅你。」


  「膽敢試試看拿刀捅我啊,You bitch.」

 

  「你以為我不敢?」甩開Vox的手,Mysta撇了眼不遠處桌面上的刀發出輕笑,朝著Vox的方向回吻過去,報復似的重重在他下唇咬了一口,血腥味即刻充滿口腔,和著因用力吸吮而不斷分泌的唾液。


  「膽子很大嘛......」而被挑起情慾的Vox也不打算隱忍,撩起Mysta上衣迅速褪去,隔著手套撫過Mysta袒露出來的每一寸肌膚,像平常那樣惡趣味的使勁掐了一把Mysta胸前的乳首,看著它們發紅、腫脹,再滿意的給予輕吻。


  「呀啊、你要做什......唔嗯!」


  「做些有趣的事。」舔了舔被咬傷的下唇,Vox露出一抹邪魅的笑,勾人的眼神像是要看穿Mysta一般,只見Vox手邊晃著稍早使用過的橄欖油瓶,連停頓思考都沒有,直接將瓶身傾倒任油瓶內的液體傾洩而出──


  「啊、好冰!你瘋了嗎!」流淌在身上的黏膩與冰涼讓Mysta忍不住不適的顫抖,正打算予以反抗之際,Vox已早先一步反扣住Mysta手臂,靠上身體壓在他背上,緊貼在一起不留一絲縫隙。被擱置的橄欖油瓶在中島邊緣輕微打轉,但Vox並不是很在意那是不是隨時會墜地,依然滿臉期待Mysta接下來會有什麼反應。


  「作為懲罰,今天不准你碰自己。」


  「啊?什麼......Vox、住手!」Mysta在耳邊聽見Vox低沉又帶著笑意的嗓音中,混著金屬碰撞聲時已經寒毛直豎,扭動身體努力掙扎,但就在某個物品扣在自己手腕上後宣告失敗,Vox太明白Mysta總是先虛張聲勢後求饒,不給他任何求饒的機會就是最好的懲罰。


  搖搖欲墜的玻璃瓶如預期中那樣鏗鏘墜落,裂開碎了一地,就像Mysta那條已經扯破得差不多的褲子一樣,一去不覆反,揉捏著Mysta臀部的Vox壓根沒在手軟,在白嫩的肌膚上留下了明顯又鮮紅的抓痕,那讓Mysta明顯感到有些疼痛,側臉完全貼在桌面上不停咽嗚。


  「剛好,事前準備的很充足......」惡魔的低語就如禁忌之果,你會饞、會渴望、會沉淪、會想要更多,即使只是什麼都不做,光是眼神交會、簡短指令,也足以讓人沒由來的讓人對Vox服軟。


  「嗚......你這個、變、態......」雙手被反扣在身後,被迫趴倒在桌面上敞開雙腿的Mysta無法看見後面Vox的所有動作,所有的感官與知覺,在這頃刻瞬時被放大,臀肉間被侵入、腸壁緩慢被什麼給撐開帶來的異物感讓Mysta難耐的蜷起指尖,在熱燙的物體完全進入自己之前,Mysta只是藏起脹紅的臉,咬著牙努力不發出太大聲響。


  「我就當那是誇獎了,親愛的。」


  「啊......好痛!啊......Vox、你......唔啊......」


  Vox抓住手銬之間連接的鐵鍊,使勁拉起Mysta伏趴的身體,被彎成了奇怪姿勢的Mysta不得不凹折背部、高仰起下顎,而Vox一下子全然沒入體內的性器,讓Mysta控制不住直接放聲尖叫,即使有了潤滑,但這明顯還不夠,沿著尾椎蔓延至全身的疼痛並沒有因那隨意的事前準備而減少。


  「你就喜歡這樣對吧?」


  「唔、哈啊......嗯......我才......啊、啊......」一次次進出的性器摩擦著敏感的腸壁,不斷刺激某個難以言喻的點更讓Mysta幾乎失去理智,從嘴邊洩出的不再是咒罵,僅剩下帶著沙啞的尖叫與喘息。


  Vox在後方圈著Mysta逐漸癱軟的身體,靠在他頸邊吸吮、親吻,爾後又刻意狠狠咬一口,留下明顯的齒痕與帶血的傷,而下身侵入行為持續著沒有停歇,總使壞的在抽出後又深深挺進,因為那樣便能聽見Mysta想隱藏起的嬌喘。


  「Vox......不行、了,啊......腰好酸啊......Vox......?嗯、啊......」


  「抓好。」


  「什麼......啊!」Mysta感覺到了手腕上被禁錮的重量消失,沒一會又被翻過身體、提起腿再度進入,突然被提起身體的Mysta驚愕之餘急忙環抱Vox的後頸,但儘管雙手獲得自由,也因奇怪的做愛姿勢限制手腳、無法逃開。


  本該被整理乾淨的廚房,在經歷了一番大戰之後更加髒亂不堪,變得悶熱的空間裡瀰漫著淫糜氣味,伴隨Mysta綿延且不絕於耳的呻吟及Vox低沉的喘氣聲──


  時間與汗水同樣滴答滴答──沉浸在二人世界的Vox與Mysta甚至沒察覺大門已被打開,直至聽見了Mika高分貝的驚聲尖叫,Vox才悠悠回過頭撇了一眼。


  「呀啊──Oh my god ! Luca別看!」驚慌失措的Mika用最快速度踮起腳尖伸手遮蔽Luca雙眼,一邊用力把這隻黃金大狗狗推進自己房間裡,避免他受到沒節操二人組的汙染。


  「唔!Vox......我真的......會殺了你......」在身體裡加快速度抽送的性器似乎又脹大了些,被Vox托起身體的Mysta努力弓起背、夾緊臀部,爾後感受到一股暖流在體內宣洩而出,Mysta滿臉疲倦的靠在Vox胸前,一面大口喘氣、用力呼吸。


  「試試看啊?辦得到的話。」


  Vox伸出大掌穿進Mysta髮叢間,望著Mysta泛著紅暈的臉看了許久,眼底滿是說不盡的情慾與沒有言表的愛意,掌心不輕不重的揉著他腦袋瓜,在那句聽上去一點威脅意味都沒有嘲諷後,側過臉再次送上親吻,相較於前九次的粗暴,這一吻明顯算是相對溫柔了。


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