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ur story/續.Nightmare/Lucake

2022-02-28



   是什麼模糊了視線?又是什浸濕了雙手?變得遲鈍的腦袋與呆滯空洞的眼神裡,有某項東西正逐漸消逝,現在該有什麼反應?該是尖叫或是逃跑?但僵住的身體卻只是凍在原地不住顫抖。


   『呼......Okay,Okay,讓我帶你離開這裡,帶你、帶你離開這裡,我要......』努力屏住呼吸後再用力吐氣,Ike重複了幾次深呼吸的動作,接著雙手緊緊揪住懷裡人的衣襟,奮力想將其托起,跪坐在地板上的Ike像沉入血池一般,渾身沾滿了暗紅色的液體,腳一滑、又重心不穩的摔了回去。


   那些削過耳邊的風聲聽起來如此尖銳,讓Ike緊繃起神經,沒由來的緊握稍早被塞進掌心的槍枝,沒有一刻敢放鬆警惕──


   『你會沒事的,拜託......你會沒事,我、我帶你離開......』Ike碎裂鏡片下的雙眼紅腫得不像話,忍耐似乎也到了極限,雙臂更用力緊擁著也許早就沒了聲息了男人,吸了吸鼻子後放聲大哭。


   『Luca──拜託你,拜託你......』


  「......Ike?Ike!」


    「Luca!」猛然睜開眼,在撞見Luca映入眼簾的那個瞬間,Ike幾乎分秒不差的從床上彈了起來,死命摟住對方後頸。


    「我在這。」坐在床緣的Luca又往裡靠近一些,環著Ike仍發顫的身體,一下一下的拍著背給予安撫,耳邊能依稀聽見Ike微小的啜泣聲,不免感到心疼地皺起眉頭。


    整個蜷起身體縮在Luca懷中的Ike就像隻受驚嚇的小貓,不斷蹭著Luca胸膛,尋找安全感。而湊過來的大貓晃晃尾巴,興許是感知到了主人的情緒,僅是乖巧伏趴在床的另一邊陪伴。


   「我做了噩夢。」


    窩在溫暖懷抱中的Ike小聲咽嗚,撒嬌語氣讓Luca淺淺勾起一抹笑,輕吻了下他的頭頂後回答:「嗯......我聽見了,所以我在這。」


   「你......待會要去哪?」


   「呃、必須去處理一些Boss該做的事。」


   原本Luca還不明白Ike這麼問的原因,但在接下來的時間裡,Luca算是理解話中的意思了,Ike就像是黏皮糖那樣,整日抓著他的衣角跟在後頭、寸步不離當個稱職的跟屁蟲。


   「Ike......?我想你可以去完成一些想做的事,Augustus會陪你的。」


   聽聞後仰起頭的Ike只是露出了很是受傷的神情,莫名又眼眶盈滿淚水,一臉快哭的樣子,扯住Luca衣襬說道:「我現在只想跟著你,不行嗎?」


   「Oh!可、可以啊!當然可以。」


   男友脆弱撒嬌的樣子太過分可愛,成了Boss現在最大的困擾。


End?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