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xike/ 為你詠唱

2022-04-07


上班途中腦中突然有什麼東西蹦出來

那是一句話,

那句話說著:「我為什麼會哭?眼淚為什麼就是止不住?我⋯⋯認識他嗎? 」

是一句看似簡單,又很偶像劇式狗血的台詞,

但不知為何,如果由那個人說出口,

似乎就會變得很真實且悲傷--



  沒辦法,已經看不清那個男人的臉,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抹去眼前的一層薄霧,但卻能明顯感覺到⋯⋯在炙熱烈焰的包圍之下,男人的孤獨與悲傷。在我背後議論紛紛的是誰?那龐大的群體擁簇著我,吆喝著:『除掉他!快除掉他!』


  不可以,我的身體不斷顫抖著,手掌上捧著厚厚一本聖書,書頁剛好被拂來的陣風吹起快速翻閱,那麼剛好、停在了驅魔咒。身後的龐大群體甚至不敢越過我身旁,只是憤怒的不斷推擠吶喊:『等什麼!快點除掉他!』


  腦袋已經混亂的無法正常思考,那些惡言震耳欲聾的在我耳邊迴盪,讓我忍不住掩住口鼻乾嘔,辦不到、我辦不到⋯⋯好噁心


  大火已從傍晚延燒至深夜,那座曾經與男人一起居住、生活過的輝煌城堡,如今已被焚燒殆盡,僅剩灰黑的支架搖搖欲墜。


  不要逼我,為什麼每個人都如此咄咄逼人,我不可以這麼做,沒辦法我辦不到--


  「Ike , honey , 開始你的儀式吧,拖得太久了。」


  「我愛你。」沒停止過的淚水不斷落下,我努力對男人喊出聲,告訴他自己一直迴避而沒能說出口的話,實在糟糕透頂,偏偏在這種時候才肯示弱妥協。


  蔓延的火勢猛烈侵襲,男人身在火海中一步都沒挪動過身體,聽見了我的話也僅是神情自若的,靜靜的望著我露出一抹寵溺笑容,滿臉已經很滿足了的表情,卻一語不發。


  為什麼這男人還能這麼游刃有餘?


  身後的龐大群體已經忍受不了我的遲疑,開始鼓譟的高聲嘶吼:『別膽小了!快點除掉他!』


  低頭審視書寫著密密麻麻文字的書頁,眼眶中打轉的眼淚滴答--滴答--拍打在書頁上,暈染了黑色筆墨。深吸了一口氣、輕啟雙唇,開始了使人心碎的誦念與詠唱。


  紛亂之中我聽見了,除了男人隱忍的痛苦呻吟,還有他在消逝之前的那句:『我也是。』


  倒下的我隱約感覺到人群的包圍,是不是有什麼我應該遺忘,或者是、我已經遺忘⋯⋯?


  

  無意間翻開了書架上擺置許久的典籍,一張泛黃的照片隨之飄落--


  影像中的男人身著紅色襯衫與白褲,披著白色西裝,一頭黑紅相間的長髮隨風飄揚,洋溢幸福的淺笑著,讓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


  為什麼男人看起來那麼幸福,我卻覺得心好痛。


  「我為什麼會哭?眼淚為什麼就是止不住?我⋯⋯認識他嗎?」



End.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『再來一次!』剛被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孩爬起身,眼神裡透著些許不甘,但從他迅速整理好道服的俐落動作裡,也看出了他的堅毅不屈。

年下男友大部分時候很可愛,但大部分時候又太過黏人,再大部分時候甚至有些無理取鬧,另一個部分是過分愛撒嬌;例如現在,音箱正準備出門工作,卻被某隻大狗狗摟著腰糾纏不清因此出不了門,然而工作約定的時間將近。

可以接受安靜陪伴,但不能忍受無期限冷戰。當與每天相處在一起的伴侶因摩擦爭執,導致雙方氣噗噗的惡言相向,演變為沒有休止期的沈默冷戰之後,見到對方的每天、每個時刻無不感到胸悶難受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 此網站是在 Webnode 上建立的。今天開始免費建立您的個人網站 立即開始